智能化肿瘤放疗与服务生态系统建设

  • 姓名:张晓

    职称:瓦里安医疗系统全球副总裁
    兼大中华区总裁

企业介绍: 瓦里安医疗系统公司是全球领先的癌症及其他重大疾病诊断及治疗解决方案的供应商,致力于提供癌症及其他疾病放射治疗、放射外科、质子治疗和近距离放射治疗设备及相关软件。秉承“中国制造为中国”以及“中国制造为世界”的理念,瓦里安医疗系统公司与中国的业界伙伴、医院以及医患群体携手,共同创造一个无惧癌症的世界。

访谈要点采撷:

1. 瓦里安作为全球肿瘤放射治疗技术和解决方案的引导者,在此次China Med展会上展出了哪些产品?

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瓦里安智能化加速器平台的全新产品——VitalBeam,起点高而且配置灵活,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定制,帮助我们的用户从简单到复杂,逐步发展、逐步前进,并根据用户的需求来设计整个使用系统,这是硬件方面;二是我们展示的是全智能化的肿瘤信息大数据平台及人工智能计划系统。目前来说,随着我们技术的发展,更多的时候用不同的软件来代替硬件,达到高精度、快速、智能化的治疗。同时,展出了我们一些新的治疗方式、方法,包括我们的治疗计划软件、信息化软件,以及我们的多模态、软件管理等,都是软件系统的一部分;三是质子系统,在过去五年中,瓦里安质子系统全球市占率也达到了62%,是全球首个能够以超导回旋加速器为核心质子源并实施全集成调强质子治疗的系统,实现了更高的自适应质子治疗技术。目前来说,我们为全球23个质子中心提供技术与服务,基本上差不多每年治疗患者的人数达到了2万人左右。

2. 中国的质子中心与瓦里安在其他国家建立的质子中心相比,有哪些不同?

从技术上来说,我们全部是国际先进水平,没有什么大的不同。我们可能存在的不同是今后的使用过程,而不是在设备本身。我认为这主要有两个主要的不同,一是质子治疗在中国还是一个新的治疗方法,所以瓦里安和我们的客户在一段时间内,很重要的任务是怎么帮助中国建立一套规范化使用质子来进行治疗的体系,这很重要。这就是跟国外的不同,国外这些已经基本上成型,但是在国内我们还要发展。另外一个不同是患者的数量,国内患者的数量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认为中国的质子中心从使用效率来说,可能比国外要更高。

3. 2017年11月,瓦里安发布了《瓦里安中国肿瘤立体定向放射治疗物理实践指南》,其目的和愿景是什么?

放射外科是这几年新兴的一种新的治疗方式,位于放疗技术的前沿,通过体外照射的方式,无创地治疗癌症。这样的手段,当然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但是同时它的治疗门槛和技术条件也是非常重要的。瓦里安的设备能够进行亚毫米精度的治疗,但需要一系列的规范,在中国还没有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治疗上的规范。另一方面,我们国家放疗的技术标准和水平与美国不完全一样,所以我们必须发展中国自己的标准。从这个角度来说,更重要的是这个技术在中国能不能深耕。瓦里安只是起了个头,我们联合来自24个肿瘤医院的80多位专家,历经10个月左右的心血,共同建立了瓦里安用户的指南,这个指南是有划时代意义的,这样才能够使立体定向放射治疗在中国有一个良好的规范性的开端,而不是每个人自我去摸索。

4. 目前采取了哪些措施或者将要采取哪些措施,来促进该指南的切实落地?

第一,我们培训班是一种措施;第二,对特殊的癌种,我们今年也要进行特殊的具体指南的制定,今年是肺癌,明年可能是乳腺癌,后年可能是肝癌等等。这样的话能够使中国的放射外科,从开始就有一个很规范化的发展,因为治疗一定是具体的,不是泛泛的,所以必须是对各种癌症有其特殊的规范。

5. 目前我国能够开展完成立体定向放射治疗的单位仅占放疗单位的16.3%,请谈谈瓦里安在立体定向放射治疗领域的布局规划?

我们认为中国在立体定向放疗上实现弯道超车是有非常充足条件的,其中我们设备多,这是一个最主要的因素。一方面,从整体治疗来说,可能比例还不高,但是中国的一线城市完全有可能走在世界的前沿,能够进行大量的SBRT治疗。另一方面是普及问题,其在很大程度上是和我们物理师的水平、和放疗肿瘤学医师的水平紧紧相连的。随着我们每年不断地组织这些培训班、临床学校,同时也随着我们对肿瘤治疗的软件功能应用计划的智能化发展,可以帮助我们国家能够快速地在立体定向放射治疗领域,不一定弯道超车,但至少得持平。所以我们有信心和中国的医院、各位同仁在一起,通过不同的手段,尽快把放射外科发展成为一个主体的治疗方式。

6. 瓦里安将要采取哪些差异化的竞争策略来进一步推进中国立体定向放射治疗的发展?

治疗癌症不存在竞争,而是在于你怎么能真正把最先进的技术落实到癌症治疗上。没有真正临床上的培养基础和临床科研能力,很难达到真正的治疗效果,不管用什么机器。所以要说差异化,我们不仅是一个专门做设备的公司,或者说软件公司,同时我们是一个帮助建立甚至创造使用这些技术在中国的生态环境。另一个不同的是,我们是家放疗公司,但是从去年开始我们整个公司转型走向了一个癌症诊断治疗全方位服务的公司。所以我们的重点不单是在放射治疗上继续深耕、继续提高,同时对所有和癌症有关的诊断治疗的方式方法,都会进行投资扩展。最近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并购,包括介入治疗、介入肿瘤学、免疫肿瘤学等等。最近我们在大数据上与平安合作,对全肿瘤大数据进行整合,通过大数据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能够为中国的整个诊疗系统提供临床智能的指导方案。

7. 据悉,中国国内首台“放疗超人”——瓦里安VitalBeam落户江苏省肿瘤医院。VitalBeam为什么被称为“放疗超人”?

一般来说,放疗设备是根据不同的需求有不同的类型作为型号等。一台机器有可能做了太高端的,它不能做低端的,它做低端的就成长不了高端的。而VitalBeam的功能非常齐全,但不是说它一开始诞生时就齐全,而是它可以不断地增加,可以根据医院的需求、技术的成长,从最简单的一直到最复杂的放射外科,量体设计,然后不断地成长壮大。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别人说它是“超人”,实际上,是我们的客户把它称之为“超人”。

8. VitalBeam的临床优势有哪些?

很重要的一点是智能化,每10毫秒时间对整个影像治疗、控制所有的部件和指挥系统,要进行一次扫描,保证所有运行是全部是正常状态,而且能够达到治疗所需要的精度。第二个突出的不同是在这个平台上我们能够通过远程技术对它进行实时和预报性的警告和维护。

9. 瓦里安在肿瘤治疗方面会采取哪些增值服务来增加客户的满意度?

首先,我们追求的是客户满意度,在于客户最后的使用;第二,各种不同形式的智能工具,填平医疗资源的差异化;第三,不断地培训培养人才,我们和客户之间的交流,不是从购买设备开始,如果客户有需求,我们是从客户的顶层设计开始,我们提供关于医院或者中心所进行治疗生态化环境的各个方面的支持和帮助。

10. 在肿瘤治疗新产品线开发、技术研发方面,瓦里安的投入情况是怎样的?

我们的投入在业界大概是最高的。基本上,我们每年在不断提高我们R&D的投入,瓦里安从本质上来说,是一家创新为主的硅谷科技公司。几十年来,它是软硬件结合,今后十年你会看见,我们会向大数据、人工智能方向发展,明年、后年我们再来谈这件事情,你会发现我们的整个产品线都是向全面自动化、智能化方向发展,这也是全世界在医疗技术上共同的发展方向。

11. 目前,质子治疗没前两年那么火热,您对质子治疗在中国的发展有哪些建议?

我感觉可能这是个好事,质子治疗是一种更高端的治疗手段,需要更精密、更小心。对中国来说,我们应该循序渐进,应该制定规范,从规范化来发展高端的技术,只有规范性发展,才能够把它发展成一个真正的医疗手段,因为质子项目不应该是一个投资手段,至少不应该为了投资而投资。质子项目应该是一个技术平台的提高,所以它需要相应的有资质的技术资源来支持和发展,如果说最近开始低下来了,实际上是好事,我们过去可能是炒的太快了。

12. 仅今年一月和二月,瓦里安就已签了三份收购协议,其动力和初衷是什么?

瓦里安在向一个癌症诊疗全周期服务公司发展。今年我们宣布收购Sirtex,标志着瓦里安以很大的动力进入了介入肿瘤癌症治疗的领域。因为我们认为,我们的手段和我们现有的技术,能够把这一个技术发展的更完善、更可控、更有效。另外,我们又宣布了收购放射治疗质量控制公司Mobius, 也是我们认为它的技术能够使我们的譬如说放射外科的技术,能够更完善、更精确,这是一个辅助。同时我们又兼并了另外一个做癌症大数据的公司Evinance Innovation,瓦里安的兼并还在继续,还有很多不同的方向,不管是介入肿瘤学、手术外科肿瘤学、内科肿瘤学,还是分子医学、影像学等等,我们都有考量,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也在考量范围内。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相信随着时间的变化,我们会看到很多不同的新的瓦里安面孔会出现。

13. 您对瓦里安的未来有什么期待?

我的期待跟我们公司的愿景是一样的,我们认为在之后的十年、十五年,我们能够和大家一起共同努力建立一个无惧癌症的世界。换句话说,我们认为癌症能够作为一个常见病受到控制和治疗,这就是我们的方向,而且我们认为这个时间也不远。乐观一点,10年,再差一点15年,我们认为癌症能够成为一个可控的常见病。

14. 互联网时代为医学影像注入了新的活力,您认为大影像在肿瘤治疗市场未来还有哪些新需求?

国家在继续推进分级诊疗,而分级诊疗更需要在不同的层次上得到不同的技术支持,而这个支持一定是线上的,因为你不可能总是把所有的医生派到各个不同的地方,所以怎么在互联网线上领域,通过VR技术、AI技术和AR技术,把一些过去靠人的思维、人的经验做的,全部变成智能化,全部变成能够可控、远程直接使用的,就像我刚才前面讲的,由于医疗资源的不同所造成的治疗水平的差异,在互联网阶段应该变得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