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生元教授:国际头痛分类标准(第三版)更新要点解读

  • 姓名:于生元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单位:解放军总医院 神经内科

专家介绍: 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博士生导师,特聘清华大学、南开大学教授,河北省人民医院客座教授兼名誉科主任,兼任国际头痛学会理事,亚洲头痛学会候任主席,世界卫生组织lifting The Burden中国区负责人,中华医学会疼痛医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副会长,北京脑血管病防治协会副会长,中央军委保健专家委员会专家,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疼痛与感觉障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头痛及其相关疾病的研究,组建了世界第一所国际头痛中心,获评"百项优势"。

访谈要点采撷:

好医生网:您在论坛上对最新版的国际头痛分类标准(第三版)进行了详细的解读,这里想请您简单概括一下更新了哪些方面?

于生元教授:国际头痛学会关于头痛的分类及诊断标准,到目前为止经历了三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是1988年,第二个版本是2004年。第三个版本是现在所使用的版本。每次的更新修订都是根据头痛研究的结果进行更新的。这一次的更新最主要的就是更加契合临床,总的分类没有太大的变化,主要在一些诊断标准上、细节上,比如像丛集性头痛的自主神经症状里面,把额部的发红、耳朵的闷涨感去掉了。因为通过临床实践来看这些症状不具特异性。还有偏头痛,视网膜性偏头痛过去是单列的,现在把它放在有先兆偏头痛中,更有利于临床使用。

好医生网:偏头痛是世界上最常见的神经系统疾病之一,近年来,对偏头痛的发病机理及药物防治提出了不少新理论,那么国际认可的或者相关指南中推荐的药物治疗策略是?

于生元教授:偏头痛是一个比较常见的、严重影响人类健康的疾病。在所有疾病中,如果按照对患者功能的影响,对致残性、失能性、生活能力丧失程度来计算的话,偏头痛排列在所有疾病的第六位。应该说还是比较严重的疾病,也是目前研究最多的疾病。最近几年神经病学的进步,其中比较明显的一个亮点就是在偏头痛的治疗上。其药物治疗实际上包括两大部分。一个是急性发作期的治疗。这个方面有非特异性的药物和特异性的药物两大类。非特异性的药物主要是指非甾体消炎药。特异性的药物,过去传统的是麦角胺,但麦角胺的副作用太大,现在基本很少有。另外是迪坦药,最新研究现在已经进入三期临床。预防性治疗,传统用的药物主要这几大类。第一个是抗癫痫药,如丙戊酸、托吡酯。第二类的药物就是钙离子拮抗剂,主要为盐酸氟桂利嗪。第三类的药物,是抗焦虑抗抑郁药物,如三环类的阿米替林。还有一些辅助用药,比如辅酶Q10。另外,β受体阻断剂,普萘洛尔、美托洛尔。这方面最大的进展就是CGRP单克隆抗体的研制。目前临床三期已经完成,是有前景的。从机制上研究,我们还发现了一些新的肽类物质,也许将来可以作为一个治疗靶点。另外,在神经调制方面或者神经电刺激治疗方面,我们利用中国针灸的特点,也是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还有,中医中药治疗等等。按照国际头痛学会制定的药物试验指南对已上市的几个中成药,如都梁软胶囊、头痛宁胶囊和天舒胶囊进行了多中心随机双盲观察,结果证明也是有效的。所以这几项研究对未来偏头痛的治疗有推动作用。

好医生网:紧张型头痛是临床最常见的头痛类型,其患病率占门诊头痛病人总数的1/2,请简单概括一下紧张性头痛的诊断与用药选择?

于生元教授:紧张型头痛是最常见的。每个人大概都经历过,它的特点是轻度到中度的疼痛、全头的胀痛。而真正到医院看病的,一般都是频发的、慢性的。而这些病人通常会合并有焦虑抑郁睡眠障碍的情绪问题。头痛虽然不重,但由于共病的长时间相互影响,使头痛本身更加慢性化,对患者造成一些影响。所以在治疗方面,无论是频发的,还是慢性的疼痛,它又分为两个类型,一个伴有颅周压痛,另外是不伴有颅周压痛的紧张型头痛,所以治疗上略有差别。对于不伴有颅周压痛的,一般来说可以对症处理。同时可以用一些抗焦虑药物,或者抗癫痫药物,降低中枢对疼痛的敏感性。如果同时伴有颅周压痛,那我们应该在此基础上加用肌松药。

好医生网:丛集性头痛或许是人类最严重的一种疼痛类型,对于丛集性头痛除了可以通过吸氧和药物等内科手段进行发作期的控制和预防,那么,对丛集性头痛的其他治疗方式,比如中枢机制的外科治疗等方面是否有了新的进展?

于生元教授:外科治疗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我非常同意前任国际头痛学会主席,是德国的一个头痛专家,他坚决反对对头痛病人、特别原发性头痛病人动刀子,我有相同观点。其实多数病人通过一般药物治疗是有效的,而不需要采取这些极端的手段。而外科治疗据我所知,主要做的是神经毁损。这种手术副作用很大。我们还是主张以药物治疗为主,或者可以做一些神经调制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