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海波教授:帕金森病的诊疗与临床研究新进展

  • 姓名:陈海波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单位:北京医院 神经内科

专家介绍: 北京医院神经内科主任,主任医师,北京大学医学部神经病学系副主任,教授,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和行为医学分会常委兼帕金森病及运动障碍学组组长,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副会长兼帕金森病及运动障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帕金森病与运动障碍分会主任委员,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老年认知心理疾病分会主任委员等,中国神经免疫学和神经病学杂志主编,中华神经科杂志副总编辑,中国临床神经科学等10多本杂志编委。

访谈要点采撷:

好医生网:帕金森病帕患者的生活质量无论从生理还是精神上都大打折扣,因此早诊断早治疗,将疾病扼杀或控制在萌芽阶段成为有效的措施,那么目前我国帕金森病的早期诊断技术研究进展如何?

陈海波教授:帕金森病的早期诊断目前还处于研究阶段,临床上能够诊断为帕金森病的,都是出现了运动症状之后,也就是出现少动、肌强直或者静止性震颤症状时才能诊断,在运动症状出现前仅有一些非运动症状(前驱期)目前尚不能诊断为帕金森病。目前对前驱期研究有了较多的进展,也建立了仅用于研究的帕金森病诊断标准,但是还没有达到真正的临床实际的应用。一些症状标志物、影像学标志物、生化标志物已成为预测帕金森病的重要指标。比如嗅觉障碍,很多患者可能在帕金森症状出现前的10年甚至20年,就可能出现了嗅觉下降或丧失。很多患者经常夜间做梦甚至是噩梦,在梦中出现与梦境相适应的肢体动作,称为快速动眼期睡眠行为障碍。有这种现象的人在多年之后发生帕金森病的机会相当高,有研究认为40%~50%的睡眠行为障碍的患者,多年后可能会发生帕金森病。另外也有研究发现,用超声的办法测查中脑黑质的回声强度,发现帕金森病患者回声明显增强。另外,也有一些对正常人群的研究随访发现,中脑超声高回声,罹患帕金森病的风险也增高。这些都是发展中的一些技术,将来是否能够确定前驱期诊断标准,我想应该在目前国际前驱期研究用帕金森病诊断标准的基础上寻找更加可靠的生物标志物。

好医生网:帕金森病患者还可出现情绪低落、焦虑、睡眠障碍、认知障碍等临床表现,对于这些生理改变可以为大家分享您丰富的诊疗经验吗?

陈海波教授:抑郁焦虑确实在帕金森病患者中发生率非常高,基本上认为在40%~60%左右。实际上抑郁焦虑往往也是促使帕金森病患者来就诊的一个重要因素,它不仅仅表现在情绪改变上,而且往往也表现在运动症状的加重上。所以患者在运动症状加重的时候,增加多巴胺药物运动症状改善不明显,就要考虑抑郁焦虑的可能。另外抑郁症状确实对患者的生活质量影响非常大,甚至超过运动症状对生活质量的影响。很多患者抗抑郁焦虑治疗后,症状得到明显的改善。这提示着我们抑郁在帕金森病患者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症状群,医生应该重视这个问题,如果可能,应该把抑郁焦虑作为一个常规的筛查项目,对患者进行检查,这样有助于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

好医生网:帕金森病的治疗一直是国内外医疗的挑战,那么目前我国在该疾病的治疗方面有哪些进展与突破?

陈海波教授:帕金森病的病因尚不清楚,机制也是多种多样,我们所查到的遗传性的帕金森病,其基因也不是一种基因,而是由多个不同的基因引起的,所以对它的治疗也相当困难,尤其是对因治疗,目前还没有非常根本的办法。更多是在于对症治疗方面。对症治疗目前主要是药物治疗,有一些新的药物在开发,以及一些其他的技术。当然远期疗效还值得进一步的研究。现阶段,手术治疗特别是深部脑刺激术作为药物治疗的重要补充逐渐成熟,刺激器技术的不断改进对症状的改善也会越来越好。当然也有一些新的项目,如干细胞治疗、基因治疗等也正在研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