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半数肝癌患者在中国,五大防治措施助你远离“癌王”!

防治肝癌对于全球特别是中国而言意义重大。为什么这么说呢?肝癌是全世界范围内常见的消化系统恶性肿瘤,在我国尤其高发,全球超过一半的新发和死亡肝癌患者都发生在中国。

根据 GLOBOCAN 2018 公布的新数据,全球肝癌的年新发病例数达到 84.1 万人,死亡 78.2 万人。我国肝癌年新发病例达到46.6万人,死亡42.2万人。用“肝癌大国”来形容中国,并不为过。这不禁让人发问,中国的肝癌患者为何如此之多,哪些因素在“作祟”呢?

乙肝成主因、肝硬化为“帮凶”

众所周知,“肝炎-肝硬化-肝癌”,被称为肝癌三部曲。肝炎病毒感染是目前较为明确导致肝癌发病的主要原因。其中,乙型肝炎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感染为主要危险因素,两者联合所致肝癌占全部肝癌发病数的80%以上。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病毒性肝炎是我国肝癌的主要病因,主要是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乙型肝炎,极少数为丙型肝炎病毒感染引起的丙型肝炎,我国84%的肝癌患者由乙肝病毒感染所致。

据估计,目前我国慢性乙肝病毒感染率为5%-6%,乙肝病毒携带者约7000万人,其中约2000万-3000万人为慢性乙肝患者。巨大的乙肝病毒携带人口基数,为肝癌的肆虐提供了“温床”。

不仅如此,乙肝也是导致肝硬化的常见因素。在我国肝硬化患者中,由乙肝所致者高达77%。而无论是哪种原因所引起的肝硬化都有可能出现肝癌,我国大部分肝癌大多由肝硬化演变而来。

肝硬化是临床常见的慢性进行性肝病,由各种慢性肝病长期或反复作用而形成弥漫性肝损害。早期肝功能较强时无明显临床症状,晚期主要出现门静脉高压和肝功能减退,患者常因并发腹水、消化道出血、脓毒症、肝性脑病、肝肾综合征和癌变等,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亡。因此,肝硬化诊断明确后,应重视病因并尽早进行综合治疗,积极防治癌变等并发症。

日常防治肝癌的“五大措施”

我国肝癌的发病率和致死率都比较高,在日常生活中就非常有必要做好肝脏的保护。肝癌的发生发展受多种因素影响,预防就要从多方面着手:

1.  重视肝脏的营养保健

长期不合理的饮食习惯,加重肝脏代谢负担、损害肝脏细胞,导致肝脏慢性损伤,是诱发肝硬化甚至肝癌的主要原因之一。日常生活中,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可多吃一些富含蛋白质、维生素和微量元素的养肝护肝的食物,避免肝脏慢性损伤,预防肝癌。尤其是肝硬化/肝癌患者更应该注重日常的营养支持。营养不良是肝硬化常见并发症,也是预后不良的独立预测因素,因此肝硬化患者要保证每日这些营养元素的目标摄入量;而肝癌患者可以适当的吃一些精肉、鱼、蛋类、牛奶,保证自己营养蛋白的供应。对于这些肝病患者来说,营养支持有助于保障肝功能,从而改善后续临床治疗结局。

2.  预防各种肝炎

肝炎病毒感染是肝癌发生的最主要原因。预防肝癌要从预防各种肝炎开始,在中国尤其要重点预防乙肝病毒感染。接种乙型肝炎疫苗是预防乙肝病毒感染最有效的方法。乙型肝炎疫苗的接种对象主要是新生儿,其次为婴幼儿、15岁以下未免疫人群和高危人群。

3.  不吃发霉的食物

天然污染的食物中,黄曲霉毒素B1最常见。一项全球调查显示,黄曲霉素在4.6%-28.2%的肝癌病例中起决定性作用,尤其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因此,应该少吃发霉的食物,并注重食物的保管。

4.  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不合理、不卫生的饮食习惯、过度的抽烟喝酒、频繁的熬夜,会引发一系列的肝脏疾病,如一些肝炎、肝硬化甚至肝癌。所以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形成科学合理的作息习惯、尽早戒烟戒酒来维系肝脏健康,对于预防肝癌也是非常重要的。

5.  谨慎服用药物

俗话说:“是药三分毒”,很多药物都会加重肝脏的损伤。比如,伴有慢性肝病的女性,口服避孕药会增加胆汁淤积的几率,增加肝癌的发生率。所以,日常生活中必须要注重用药的安全,非必须不要乱用药,必要时也应遵医嘱服用。

多学科综合治疗仍是最佳方案

目前,在肝癌治疗领域的特点是多个学科、多种方法共存。包括局部治疗(肝切除术、肝移植术、局部消融治疗、肝动脉介入治疗、放射治疗等)和全身治疗(系统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中医治疗等)。

既然有这么多的治疗手段支持,那为何我国肝癌的整体存活率一直不高?从免疫学的角度可以看出其中的端倪。人体肝脏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器官,生理功能也十分复杂,包括合成、代谢、解毒、内外分泌等。同时,肝脏也是一个人体免疫调节器官,具有制止机体自身免疫防御作用的能力。而肿瘤细胞能通过某些手段激活并利用肝脏的这一能力,让自己躲过免疫系统的扑杀,继续存活增长,甚至导致肿瘤细胞进展和转移。因此,从原先依靠外界方式杀死肿瘤细胞,转换为依靠肝脏内自身免疫系统作用杀死肿瘤细胞的模式,对于肝癌治疗更具潜力。

但需要强调的是,在现有的治疗水平上,肝癌各种治疗方法都具有其局限性,疗效不甚满意,基于多学科团队的综合治疗仍是目前肝癌最佳治疗方案。因此,各相关学科加强交流和协作,合理应用各种治疗方法,制订最佳的个体化综合治疗方案,从而为更多的肝癌患者带来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