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种心衰共病值得关注, ARNI全能获益再添新证!

11.png

心衰是心血管疾病的终末阶段,预后极不乐观,尤其是射血分数保留性心衰(HFpEF)患者尚无可显著改善预后的药物。

2019年,欧洲心脏病学会(ESC)上发布的PARAGON-HF研究发现,沙库巴曲缬沙坦较ARB能降低主要终点风险13%,随后进一步的亚组分析发现,两大亚组HFpEF患者 (LVEF<57%以及女性)皆能从中显著获益,HFpEF的治疗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

今年备受瞩目的ESC2020再次聚焦HFpEF领域,围绕PARAGON-HF研究发布了多项重磅研究结果,揭晓了HFpEF更多的疾病规律,也为沙库巴曲缬沙坦在HFpEF中的应用再添更多新证。

注意! HFpEF合并认知功能障碍, 心衰住院及死亡风险增加51%!

俗话说,“心脑不分家”,心衰患者的认知功能近年来越来越被大家所重视,但是目前国内关于心衰患者认知功能的研究尚存在较多空白,尤其是在HFpEF患者中更缺乏相关的证据。

ESC2020公布了一项PARAGON-HF研究的亚组分析,探讨了认知功能障碍对HFpEF预后的影响。该亚组分析采用精神状态评价量表(MMSE)以评估认知功能,评分越高表示认知功能越好。纳入亚组的2895名受试者中,有415例(14.3%)患者MMSE评分≤24分,671例(23.2%)为25-27分,1809例(62.5%)≥28分。

结果显示,经过包括NT-proBNP在内的多种预后因素校正后,与MMSE≥28分组相比,MMSE 25-27组的主要终点事件(首次心衰住院和心血管死亡)风险增加20%(95%CI 0.98-1.47),MMSE≤24组主要终点事件风险显著增加51%(95%CI 1.19-2.06)(图1)。心衰患者的认知功能与首次心衰住院、心血管死亡及全因死亡呈负相关。

22.png 

另外,该研究发现高龄、女性、高收缩压、糖尿病病史或卒中/TIA等多种因素与MMSE评分较低密切相关(图2)。

33.png 

研究也显示沙库巴曲缬沙坦和ARB两组对HFpEF患者认知功能皆无显著影响, 但该亚组分析证实了认知功能障碍可对HFpEF的预后带来实质性影响,在实践中临床医生应将HFpEF患者认知功能障碍作为高危因素,并积极监测及评估HFpEF患者的认知功能,以采取循证证据更为充分的药物治疗,以期进一步改善HFpEF患者的预后。

此外, ESC2020大会也发布了一项基于PARGAGON-HF研究数据的再分析结果,探讨了尿酸水平与HFpEF预后之间的相关性,并比较了沙库巴曲缬沙坦与缬沙坦对HFpEF患者尿酸水平的影响。

心衰合并高尿酸血症影响预后,ARNI全能获益再添新证!

尿酸作为痛风的特异性标记物而被大家所熟知。近年的临床研究证实,尿酸水平也是射血分数降低性心衰(HFrEF)不良预后的独立危险因素,因此降尿酸治疗有望成为改善HFrEF预后的措施之一,而初步的研究已表明沙库巴曲缬沙坦较ACEI可降低HFrEF患者的尿酸水平,但是这些影响是否也同样适用HFpEF患者目前尚不清楚。

此次ESC2020大会上发布的结果显示,即使经过多因素矫正,基线尿酸水平与主要终点事件(心血管死亡和心衰住院)和全因死亡呈显著相关,其中基线高尿酸血症可使主要终点事件风险显著增加61%(HR 1.61,95%CI 1.37-1.90)(图3)。

44.png 

同时,沙库巴曲缬沙坦较缬沙坦可显著降低尿酸水平0.38mg/dL(95%CI -0.45~-0.31),而且这种区别在治疗16周最为明显,并持续至随访结束(图4)。

55.png 

而尿酸水平的变化与生活质量评分(KCCQ-OSS, P=0.019)及eGFR(P<0.001)的变化呈负相关(表1)。

66.png 

需要强调的是,沙库巴曲缬沙坦对主要终点的治疗效应并不受基线尿酸水平的影响。该研究证实了尿酸水平是HFpEF患者预后的独立预测因素,并且从一个侧面再次证实了沙库巴曲缬沙坦可较ARB带来更多的获益。

HFpEF依然是心血管疾病研究的热点。基于PARGAGON-HF研究的再分析结果, 使我们对HFpEF合并认知功能障碍或高尿酸血症的患者管理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专家简介:

 77.png

周京敏 教授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副主任、上海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委员、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项、主持国家“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舒张性心衰和收缩性心衰的对比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