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市场饱和,“中国医疗耗材之都”怎么办


新冠肺炎疫情初期,对于有“中国医疗耗材之都”之称的河南省长垣市来说,扩产能是“人命关天”的紧迫任务。

截至6月5日,长垣市医用防护服、医用外科口罩、医用防护口罩日产能分别达7.4万套、750万只、120万只;分别是疫情初期的105倍、5.1倍、214倍。

不过,随着国内疫情形势的变化,口罩市场也发生变化。6月2日-5日,澎湃新闻在长垣市走访获悉,因国内口罩市场产能过剩,从四月中下旬开始,该市多家医疗器械企业的口罩生产线陆续停产,口罩工人转产回原来的产品线。

接下来的问题是,为扩产能投资的诸多机器,如何处理?

对此,长垣市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介绍,对疫情前期采购的设备,国家有补贴政策。此外,国家的防护性医疗耗材储备战略,正在路上。

“谁都不愿新冠肺炎疫情重来,必须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对长垣市来说,保持生产能力,就是保持随时应战的能力。”这位负责人说。

疫情期间,口罩原材料熔喷布难寻、导致生产受限的经历,使长垣的医疗器械企业认识到完善产业链的重要性。目前,企业正加快布局。“有完整的产业链,才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一位企业负责人说。

口罩生产线陆续停产、消化库存

位于豫鲁交界的县级市长垣,人口88万,被称作“中国医疗耗材之都”。当地有个说法,这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当地农民“捻棉签、搓棉球”发展起来的产业。

如今,围绕长垣的医疗器械企业,当地有一支号称4万人的销售大军。

刘莉(化名)就是其中之一。“从我内心说,我真不希望疫情再来了。”6月2日,在长垣市丁栾镇医疗器械回归双创园外,坐在百万豪车里的刘莉对澎湃新闻说,自己的车是几年前买的,那些“疫情过后郑州的豪车都被长垣人买了的传说”,都是胡说。

刘莉所服务的医疗器械企业,四月中旬就已停掉口罩生产线。

“疫情发生后,全国各地都上了生产线,产能扩张非常快。四月中旬,国内口罩市场差不多都饱和了,我们这的企业口罩生产线陆续开始停。现在基本都停着,除少数规模靠前、有外贸订单的。”刘莉说。

在刘莉看来,现在国内口罩市场可以说是过剩了,“你卖给谁啊?”

公开报道显示,1月1日至5月31日,我国口罩相关企业新增注册70802家,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1255.84%。3、4月,中国验放出口的口罩278亿只,是去年全球口罩产量的3倍。而据6月7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信息,3月1日-5月31日,中国向200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防疫物资,其中,口罩706亿只,防护服3.4亿套。

长垣市的医疗器械企业,主要客户是医院、医药公司。口罩作为配套产品,在业务中占比很低。相比手术衣,防护服产量更是极低。

疫情时期,口罩生产线的工人,多是从其他产品线调过来,或紧急招聘的。“现在,有客户要口罩了,才生产点。”刘莉说,和疫情前差不多,现在,公司其他产品生产已恢复正常,口罩工人也多已转回原产品线,“感觉口罩市场离正常不远了”。

6月4日,在当地规模靠前的河南省健琪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负责人田书增告诉澎湃新闻,厂里的口罩生产线已经停了10多天,还在消化库存,“N95口罩一天也就卖几万只,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一天几十万只”。

田书增说,防护服生产线比口罩生产线还早停几天,现在也是在消化库存,“卖不太动”。

河南飘安集团有限公司前身为长垣县医用卫生材料厂,已有31年历史。其副总经理韩存太介绍,5月10日,该厂防护服生产线就停了,现在还库存100多万套,很愁销路。口罩生产线四五天前也停了,也有一些库存,正在消化。

新乡市华西卫材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崔勤峰告诉澎湃新闻,长垣市六七十家企业,现在口罩生产线开着的,还有十几家。

多名业内人士分析,疫情期间国内口罩企业井喷,疫情后必然面临洗牌。那些改行或转型生产口罩的,很容易被淘汰,因为没有成熟的销售体系。活下来的企业,竞争会更加激烈,品牌、质量、创新、销售、产业链,都是关键因素。

采访中获悉,疫情前,口罩工人每天(8个小时)也就80-100元。疫情期间,企业都是24小时两班倒生产,口罩工人每班12个小时400元,最高800元。

当时,工人不够,长垣市快速建立起用工需求储备制度,建立6500多人可供调配的工人队伍。“口罩工人待遇好,疫情稳定后,有些饭店复工都招不到女服务员。”有企业负责人介绍,而现在,转产口罩工人的工资回落到100多元,形成心理落差,出现一定工人流失。

扩产能背后:企业担心投资的设备到货晚难享补贴

三个月前,口罩还是“一罩难求”。

2月初,拿着红头文件来长垣采购口罩等物资的各地政府、医院人员开的车,挤满各大企业门前。丁栾镇医疗器械回归双创园前的马路,车子排列了几公里。饭店、酒店都没开门,相关人员就住在车里,吃泡面。

“看着特别可怜,里面县领导、大医院领导多的是。”刘莉回忆,当时要严格服从国家调拨,许多人等几天也买不到口罩,都哭了。“你只要经历过那种事,你就不会把钱看那么重,就绝不会去倒卖这个口罩。”

那时,许多企业负责人,每天要接七八百个电话。

“我当时两部电话,左右手同时接。一开口就是‘口罩口罩’,我只有不断解释,根本没有。”新乡市华西卫材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崔勤峰回忆。

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长垣市委书记秦保建说:“我总结2020年长垣的春节,是一个战斗的春节。我每天醒来第一感觉就是欠14亿人每人一只口罩。”

疫情爆发后,长垣市口罩企业迅速复工。到2月10日,实现44家全部复工。“扩产能”,成为复工后“人命关天”的紧迫任务。“光省领导,都来了四五次,主要是为防护物资。”一位企业负责人说。

1月22日,长垣市每天只能生产医用外科口罩30余万只,医用防护服数百套。2月15日,长垣市医用外科口罩日产量达到180余万只、医用防护服1.5万套。3月份,这两个数据为300余万只、4.5万多套。

截至4月13日,长垣市累计接受国家及省调拨医用外科口罩10064.1万只,完成国家调拨医用防护服88万套。

截至6月5日,长垣市医用防护服、医用外科口罩、医用防护口罩日产能分别为7.4万套、750万只、120万只;分别是疫情初期的105倍、5.1倍、214倍。

2月初,国家工信部就派人进驻有调拨任务的企业。

“一开始我们的任务是每天800套防护服,但我们最多只能生产六七百套。我们抓紧搞机器,搞到了。没二十天,提到5000套。业务员(维持原客户医院)还是得不到。最后涨到10000套,业务员还是拿不到(无法给原来的客户医院供货)。”一企业负责人说,后来变成比例调拨,好了许多。

长垣市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向澎湃新闻介绍,目前,市里相关部门主要是在落实国家和省里对疫情初期企业扩产购买设备的补贴。国家方面,1月10日-2月29日购买并投产的口罩和防护服设备,国家补贴80%。3月1日-3月10日的,补贴50%。河南省方面:1月10日至2月29日购置设备给予30%补贴,享受国家补贴的不再重复支持。

据官方数据,1月25日-2月13日,长垣市卫材企业共新增生产设备1127台。多名企业负责人介绍,疫情期间,口罩机等被爆炒,“一机难求”。一次性平面口罩机一套从20多万元涨到最高100多万元,N95口罩机更是疯涨到200多万元。许多厂家要求付全款预定,而且原本半个月交货,疫情期间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都到不了货。

河南飘安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韩存太告诉澎湃新闻,仅该公司,就有在国家规定的补贴时间里签过合同、已交1500万定金的多批设备,至今没有到货。

“好多因素制约着,不是企业努力就能做到的。导致设备到厂,已经超出国家补贴时间。”一企业负责人说,就是现在,仍有没到的设备。不少企业都投资上千万,把利润都搭进去了,“是不是应该适当补贴些?”

对此,长垣市科工信局副局长付强兵表示,对设备到厂晚等问题,将汇报、研究。

布局产业链、补外贸短板

疫情前,长垣市口罩(一次性医用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医用防护口罩)产品注册证83个,医用防护服产品注册证12个,防护产品企业42家。目前,长垣市共有口罩产品注册证143个,医用防护服产品注册证28个,防护产品企业68家。

根据官方资料,医疗器械企业数量,从去年底的73家,增加到现在的100家。“其中,规模过亿元的企业8家,驼人、亚都、华西等企业已成长为我国医用耗材领域知名企业”。

疫情带给长垣市医疗器械企业最大的感触,是完善产业链的重要性。

疫情前期,生产口罩的熔喷布等原材料难寻。疫情前2万一吨的过滤效率90%及以上熔喷布,最高涨到七八十万一吨。现在降到20多万。

“被人掐着脖子,感觉很不好。”河南飘安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韩存太回忆,2月初,四处跑着去找熔喷布,听说哪里有就去哪里找,跑到某省,住在车里四五天,虽然进了以前常合作的熔喷布企业的门,但根本不见到当家的人,最终一斤熔喷布也没弄到。

“还有些企业,只供当地企业。”韩存太说。

此外,长垣没有生产防护服贴条的企业,需要工信部从外地调,严重影响生产。韩存太介绍,公司已上了熔喷布生产线,还准备上贴条生产线。

河南强盛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负责人赵胜强回忆,疫情期间,熔喷布市场混乱。有家企业,他们交了定金,对方一会让他们到广东拉货,到了没货,又让去江西,没货又让去天津,倒腾四五个地方,也没拉到熔喷布。

“最后,我们说要报警,他们才把货款退了。”赵胜强说。

一吨熔喷布,差不多可以生产一次性医用口罩100万只左右。河南省健琪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负责人田书增形容说,疫情前期,熔喷布都是论公斤卖。他听说,有企业找到某省领导批示,才买回两百公斤。

长垣市多家企业遇到打完熔喷布货款,却迟迟不发货的情况,涉及资金多的有几百万、上千万。“我们公司就有500多万元至今没有追回,涉及三家企业。其中一家发过一次货,熔喷布不合格货给退回去了。款至今未退,后来才知道,这家企业虽然有资质,但也是新上马的熔喷布生产企业。还有一家是山东亚邦,我们是4月10日签订的合同,原定的4月25日到货,到现在货也没有,款也至今没有退回。”田书增说。

田书增表示,没有完善的产业链,难以抵抗风险,一旦出现大的变动,原材料商随便涨价。“有完整的产业链,才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目前,长垣市已有一些企业上了熔喷布生产线。但外贸短板,亟需补上。

疫情前,长垣有做外贸的医疗器械企业,但不多,而且多是通过外贸公司,直接对准国外客户的比较少。

长垣的企业都有医疗器械生产资质,具有优势。但因此前涉外贸比较少,许多企业在国外疫情爆发初期才紧急去申请欧盟CE等认证,而办理这些认证,需要时间。

“口罩出口的利润,要比国内市场要高不少。咱的口罩质量并不差,可惜外贸这一课得补上。”有企业负责人感叹说。

“国家的防护性医疗耗材储备战略,正在路上。”长垣市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近日,长垣市提出了打造“国家医用防护用品生产基地、储存基地、进出口基地和国家医用防护用品研发中心、调拨中心、国家级医疗器械长垣中心”的目标。“

其中,生产基地是核心”,围绕建设“三基地、三中心”的整体规划,长垣市将着力完善从原材料生产、到产品零配件供应乃至生产设备的研发与销售等生产链条上的各个环节,吸引更多上下游企业落户长垣,努力实现医疗卫材行业全产业链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