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在放射科检查时死亡,放射科医生是否需要担责?

案例

你好,我是一个放射科医生,有一个癌症晚期病人(脑内应为有癌症转移,两侧颅骨缺损),肺炎住院,准备复查胸片出院,来放射科拍x光胸片,当天无住院医生及护士陪同,仅由病人家属及私人陪护推病人(病人坐轮椅来的,精神情况都好)来放射科。

我接待病人(申请单仅注明病人情况为肺炎复查无其他任何提示)。我询问病人及其私人陪护,病人能否站立(胸片常规站立位拍片,站立位胸片比其他位置会清晰,及效果好),病人及陪护均回答,可以站立。(本人前后一共询问三次)后以放射科常规拍胸片流程,嘱病人站立,双手抓紧扶手(病人能自己站立,由于有辐射,一般建议陪护出去,而私人陪护亦不肯在内陪),我摆好位置后出房间操作机器拍片,病人突然晕倒地上,摔倒致颅内出血最后死亡。

现在医院已经赔钱病人家属,现在医院要追究我责任,请问我是否应该承担这个责任,全部还是一部分?还是说应该住院的主管医生负责?医院负责?(之前看到的案例是说赔偿责任由医院承担,没有故意或重大过失,医院不能向你追偿。)

病人家属以重症病人没有陪护为由,要告医院。但是医院已经和病人家属商量后私了赔偿了30-40万,没有做鉴定,现在也鉴定不了。目前医院要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包括主治医生及护士责任,还要我陪8000。我的感觉是我没有拍错照片或误诊病人,要嘱咐的也已经再三提醒,而病人无故倒下。

律师解读

如你所述属实,显然你并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故无需支付任何赔偿,但考虑到你还在职,未免关系闹僵,建议与主治医生、医院协商,适当赔点,如不怕丢工作等,则可依法拒绝索赔要求。

医疗事故处理

发生医疗事故后要及时、逐级报告,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以防止损害的进一步扩大,隐瞒不报、消极被动、临阵逃避或放任损害扩大将承受法律上的不利后果。医疗事故处理应遵循“小、慎、快”的原则。“小”就是努力将事态程度控制在最小范围内,减少负面影响;“慎”就是处理事故的过程自始至终要谨慎,说话要谨慎,表态更要谨慎,要留有余地;“快”就是要果断、及时,尽快与患方接触,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事故妥善处理好。

处理医疗事故要坚持以理服人、依法办事,保障医患双方的合法利益,医疗机构和相关责任人应勇于承担自己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不能置患者的利益于不顾,不能对问题遮遮掩掩,过分强调客观或避重就轻,应找准问题的实质,确属医疗失误、技术水平差、未尽到责任等,应向当事医务人员指出,帮助认识错误,汲取教训,防止再犯。

医疗事故的解决主要是民事损害的赔偿问题,同时伴有道歉、行政处分、行政处罚、刑事处罚等。处理医疗事故时,对患方要有同情心,要注意说话的方式、语调,对诊疗过程出现的不良后果要表示同情,对患方的感受要表示理解,以赢得对方的信任。未经事故纠纷处理小组集体研究决定的重大问题不能轻易表态和答复,以免造成被动。与患方接触时要保持有理有节,但不能针尖对麦芒,甚至争吵,当对方失去理智和冷静时,要注意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防止意外发生。对医疗事故的处理要及时,但也不能操之过急,要细致、稳妥地将患方的情绪冷却下来,待其心平气和时,再提出最终处理方案。

影像同行怎么看

1、夜班接待过一个门诊病人,家属陪同步入检查室,在我登记的时候稍等一下,结果病人猝死,拿上去推抢救车,并立即呼叫急诊科值班医生。事后病人没有抢救过来,病人家属认为我在病人猝死时去推抢救车不在病人身边是过错。监控还原真相。

2、自从我一个患者也是拍摄中突然摔倒后,我对这种患者都是做轮椅来的就继续做轮椅拍,推床来的就躺着拍。不怕看不清,不是还有ct进一步检查嘛,天长地久的谨慎点总不会错。

3、当病人来到你的科室做检查时,你就是病人的主管医生了,这个定义有些别扭,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你将负责病人整个检查过程中的安危,直到检查结束,离开你科室!再者,晚期癌症患者坐轮椅来检查,颅内癌症转移并颅骨缺损,其自身的活动能力和协调能力大大受限,竟然怕陪人吃射线都让出去,孰轻孰重自己没有掂量好,更重要的是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归根结底一句话,磕三个头放四个屁,行好没有作恶多,出了问题你贪责!以上只是个人见解,就事论事,不针对当事医生。

4、我只能说改医生没有经验,首先,我们做住院的急诊是需要有证医生陪同的,再者对于这种特殊病人拍胸片我们也是需要家属陪同的。

5、不知道这位放射科的医生工作几年了,在如今医患矛盾重重的大环境下,不懂得保护好自己。不仅是危重病人需要留陪人,普通病人都得留的,谁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状况。比起赔偿金来,因为没有给陪人防护服而写检讨书又算得了什么呢?

6、通常这种病人,特别老人家或者平时生活不能太自理的,最好还是卧位胸片检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7、超吓人的,我之前在急诊接待了一个病人拍立位腹平片,年轻而且自己能站立,家属也是不愿陪同。我刚进操作间那个病人往后退了两步仰面倒下了,后脑磕在检查床上,当时冲进去看,病人眼睛直勾勾的特别吓人,过了一会儿缓过神来了似乎没什么异常,正好他还有一项颅脑CT,紧接着就查了,未见明显异常。又通知急诊科密切观察,过了几天也没听说有什么事才慢慢放下心来。意外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有些人还幸运些,有些人怎么就没那么好运了。

8、老年病人,无论能否站立我都要求家属在室内陪护,否则我会拒绝检查。有些家属比医生还跑得快。我还在摆体,家属都跑出去了。年轻女性病人如需脱衣服我也会要求有家属。防人之心不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