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铺路,Ta说的都是实情

1.jpg

“亲爱的,你拯救了世界吗?”

“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血疫:埃博拉的故事》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Ta会选择做一个普通人还是英雄?

Ta或许从来都没有想过成为英雄。

只是,“作为医护,国家有难,我有责任、有义务挺身而出。”这几乎是奋战在抗“疫”前线的每一位“疫”中人的共识。

8.jpg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当前,“医护”这个词被赋予了太多责任。比如,救命、救城、救国。

6.jpg

北京医院院长王建业院长在北京医院第二批赴湖北医疗队出征仪式上表示,此次率队出征,义不容辞,北京医院作为国家医疗队将不辱使命,勠力同心,竭尽全力完成党中央和国家交给的抗“疫”任务!

“同学们,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还没有看到控制的迹象,老师报名了第二批援鄂医疗队,没有被批准。昨晚我又报名第三批医疗队出征,等待批准。在这次战役中,没有旁观者!”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葛均波教授在给全体学生的一封信中写道。

“多一些时间,我们就可能多救一个病人。”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说,“我并不伟大,这是我的天命,什么是天命呢?我不做这个事,我晚上就睡不着。”

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ICU医师李鸿政在启程驰援湖北前写道:“我是一名临床医生,也是别人的儿子,别人的丈夫,还是别人的父亲,我的多重身份决定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掌握了危重急救技术、临床技能的普通人,如果我们都退缩了,那就只剩灾难。”

武汉协和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孙鹏说:“直面疫情,没有哪一位同事退缩,真的,没有一个退缩。”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一线医生说:“这个时候,我想说,作为武汉人,我的家乡在这里,我想保护这个城市。”

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防疫工作中不幸被感染,曾表示在病情恢复之后还要回到一线战斗,不做逃兵。

“尽管医疗环境及条件相对比较差,但是我从来不后悔选择学医,更不后悔深入一线。能够在战役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肝病二科住院医师、住院总医师雷淑娟神情自若。

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毛子晴说:“几个小时的密闭工作,会有些紧张,但是看到边上的战友就不会害怕。95后是被保护的,现在我们长大了,该我们保护更多人了。”

“小时候总容易生病,所以觉着当医生很神圣。”甘如意后来选择了从医道路,“往前走,我总还是有希望到单位的。”而今历经43夜,骑行300多公里回到了武汉江夏区金口卫生院范湖分院的岗位,参与疫情救治。

……

7.jpg

中国医护,这四个字的分量太重了。

为什么选择学医?有为何义无反顾的逆行而上直击疫情?Ta或许会说,因为信仰,因为梦想,因为责任,因为爱,因为希望所有人可以自由、健康的活着……

5.jpg

阻击疫情,这是一场“生”的选择,Ta选择了抛下个人及小家命运,为“生”铺路,全力以赴承担起一段集体的历史。Ta可以选择不做医生、护士,但是,那样谁来直面阻击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Ta倾其全部的生命能量,投入到战“疫”中,饱含着一种奋不顾身的大勇和对生命极大的热情,在对于时代、家国的责任和关照中,竭力完成个人的生命价值和意义。

4.jpg

每日爆出的数字还在不断拉升,无边的夜色到底还要蒙住多少人?祈愿每一个Ta不会因为尽职尽责而遭遇不幸,祈愿每一个Ta的信仰都可以得到安放。

听!战“疫”的冲锋号角响彻祖国大地,一句句刻骨铭心的“不计报酬,无论生死”亦越发坚定,越来越多的Ta汇智聚力、全力以赴为武汉而战,为中国而战,为人民健康而战!

公开课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