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撕扯的湖北以外|“有时是个人,有时是一家人”

很多时候,我们都自认平凡、普通。

但灾难面前,很多很多人平凡又伟大、普通也是英雄,使命担当,大勇前行。

120号接到这个工作安排时,心里是有一些忐忑不安的。”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肝病二科住院医师、住院总医师雷淑娟直言,“当时,我担任住院总,住院总就是医院哪里需要去哪里,所以也没有想太多,立即告知上级医师及科主任,并交接好手头的病房工作。”就这样,雷淑娟医生成为首批进驻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热门诊的4位医务人员之一,一天24小时,2班倒。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热门诊,是这座城市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排除和确诊的“最前线”,聚集的大多是流感病人、普通感冒病人以及一部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人流量很大。第一个24小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热门诊就接诊了94位患者。“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武汉或湖北返沪人员的焦虑和不安,他们大多是无症状过来筛查的,”雷淑娟回忆道,“有时是个人,有时是一家人。”

1.jpg

有时是个人,有时是一家人。话音未落,雷淑娟已是五味杂陈。

面对复杂严峻的防控形势,宁可防其大,不可疏其小;宁可备而无疫,不可疫而无备。身处疫情惶恐之中,尤其是不幸目睹甚至亲历了这场疫情下的生离死别,难免负能量爆棚,“其实,情绪是我们疫情的第一免疫力,”雷淑娟说,“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来说,时间是生命,是更多人的生命。”整整12个小时里,雷淑娟坚持不吃、不喝,仅中途休息了一次,因为防护物资紧张,因为更多人的生命在呼救。

由于长时间穿戴防护面罩,雷淑娟脸上留下了深深的按压痕迹和红肿水泡,“没关系,估计休息几小时就能消掉。”她,不在意。

多层防护服、护目镜……防护生理安全,内防护衣也很快被汗水大面积浸湿,“护目镜不是一次性的,用次氯酸消毒后能再使用。但较长时间停留在护目镜上的余氯,会导致流眼泪、流鼻涕。因为穿戴严实,没法擦,就硬挺着,挺着挺着就不流了。”雷淑娟说。既苦又累,可从雷淑娟的语调中,我们觉察不到半丝抱怨和悲观。

“其实,疫情开始后,本科室及本院的医务人员也有深入到武汉最前线的,有的剪掉了长发,有的留下家中的孩子,他们才是真正的战士。我们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雷淑娟这样告诉好医生网记者,“作为本次战役中的一名战士,虽然有着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压力,我们依然责无旁贷,负重前行。”

“尽管医疗环境及条件相对比较差,但是我从来不后悔选择学医,更不后悔深入一线。能够在战役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我们应该做的。”雷淑娟坚定的说。抱着必胜的信心,撑下去,往前走。相信新型冠状病毒会不再是快、也不再是猛,不再是多、也不再是大,我们终将打赢这场“疫”战。阻击疫情,“90”后的雷淑娟,有着超乎年龄的大勇、沉稳、坚定和担当。当被问及有没有告诉家人自己战斗在上海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排除和确诊的“最前线”时,雷淑娟顿时哽咽:“没有,避免他们过多的担心。”

亲情,触动了雷淑娟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因为家里人还是比较支持我的工作,工作当中没有太多顾虑,最大的顾虑就是家人的安全。” 战“疫”人的背后也牵动着千千万万家庭的骨肉情深。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会不会拿起电话告诉家人或最亲近的人自己在哪里?雷淑娟摇了摇头。

她相信,疫情过后,战“疫”人凯旋,哪里都会是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