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职业耗竭:全球面临危机

32岁的中国北京眼科医生王辉连续带病(发烧)工作6天后,于630日出现心脏性猝死。 王辉是一名1岁女孩的父亲,妻子也是医生。其去世后,家属替他做出了向两名患者捐献遗体角膜的决定,这纯粹又高尚的无私捐赠行为令人动容不已,也引起了人们对中国医生职业耗竭的担忧。毕竟,这不是近年来中国医生在下班后倒下的第一例。

一篇发表在《中华医学杂志》的报告显示,2008-2015年中国医生猝死发生率急剧上升,大部分是三级医院的男性外科医生、麻醉师,工作量大是导致这一现象的主要因素之一。文章指出,“医生的猝死并不罕见,且此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更大的问题可能是中国医生的职业耗竭。

5612277146d151ef-59df62af2f6edc94-20a01803e6bcaf0cd9ef94b45ea4f4d3.jpg

医生职业耗竭,是一种涉及情绪衰竭、人格解体和个人成就感降低的工作相关综合症。医生职业耗竭不仅是中国目前面临的严重问题,更是全球危机,亟待解决。

有证据表明,职业耗竭正在影响美国一半以上的执业医师且还在不断上升。2018年美国医师执业模式和观点(America's Physicians Practice Patterns and Perspectives)调查报告显示,78%的医师已经职业耗竭 ,自 2016年以来增长了4%。此外,英国医学协会(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2019年调查称,80%的医生职业耗竭的风险很高或非常高,初级医生风险最高,其次是全科医生。

在很多高收入国家,越来越多的医生出现职业耗竭,这种现象已被公认为公共卫生危机,因为医生职业耗竭不仅影响医生的个人生活和工作满意度,还对整个医疗保健系统造成了重大的压力,特别是严重威胁着患者的照护和安全。

556efbaade4f0b5f-d4faed3158aacaa8-299ad407a83cac49162649e2056cb4d3.jpg

值得关注的是,关于如何处理医生职业耗竭存在着巨大争议和障碍。尽管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和撰写了许多出版物,但人们在对构成职业耗竭的理解上存在显著的差异。Lisa Rotenstein及其同事报告了至少142个满足总体职业耗竭或职业耗竭分量表标准的独特定义,并且医生对职业耗竭的流行率估计值存在巨大差异,职业耗竭评估和研究质量的变化也存在显着差异。

20195月发布的ICD的第11次修订(ICD-11)提供了更详细的关于职业耗竭的定义,其主要特征是能量消耗或精疲力竭的三维感觉综合征、与工作的心理距离增加或对工作持有消极情绪,进而降低了工作效能。值得注意的是,ICD-11进一步强调了职业耗竭是一种职业现象而非医学状况,不能推迟对医生职业耗竭进行卫生系统改革的必要性。

此外,不同国家的工作道德和文化也不尽相同,且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low-income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LMICs)的医生职业耗竭数据量很少。Colin West及其同事在《The Lancet》上报告了对预防和减少医生职业耗竭干预措施的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但大多数包含足够质量的研究都是在高收入国家进行的。令人不安的是,鉴于这些国家对医疗保健服务的需求迅猛增长,医生职业耗竭仍然是中低收入国家中潜在但迅速增长的危机。

fx1.jpg

仅解决医生在个人层面的职业耗竭是不够的,必须在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共同努力下,在系统和机构层面采取有意义的措施来解决危机及其根本原因。解决医生职业耗竭的问题需要特别考虑到医生工作的场所文化、专业和性别的不同背景。长期以来,医生的福祉在中低收入国家中常得不到认可,医生因过度劳累而导致猝死和自杀-极度职业耗竭的后果-在许多亚洲国家并不少见。随着医学科学的迅速发展,是时候利用医学的进步来造福所有人的健康幸福,包括医生本身。

 


来源:好医生医械世界

医械世界-好医生医械世界编译整理自The Lancet

Physician burnout: a global cri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