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HFC 2019专访|马飞教授:肿瘤心脏病学热点解读

微信图片_20190704112735.jpg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副主任、内科治疗中心主任。兼任国家肿瘤质控中心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青创中心青年导师、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老年肿瘤分会总干事长、中国抗癌协会整合肿瘤心脏病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药师协会肿瘤专科药师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多原发和不明原发肿瘤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促会乳腺癌青委会主任委员、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健康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Cardio-Oncology等中英文杂志编委等职。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63等多项国家级重大科研专项,在JCO等国内外著名杂志发表学术论著60余篇,编译肿瘤学专著13部,获得中国抗癌协会科技奖一等奖等省部级以上科研奖励8项,获得国家专利授权4项,获得“首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中国肿瘤青年科学家奖”等荣誉称号。


采访要点采撷 

◎ 好医生网:据统计,心血管疾病已成为早期癌症患者最常见的死因。请您谈谈目前国内外肿瘤心脏病学的现状?

● 马飞教授:随着肿瘤诊疗水平的提高,肿瘤患者的生存期越来越长。而随着生存期的延长,所暴露出来的非肿瘤相关的健康问题日益凸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心血管的问题。有些肿瘤,尤其是早期肿瘤,预后比较好,心血管病甚至成为了肿瘤患者显要的死亡因素之一。因此,为应对临床需求,一个新的交叉学科——肿瘤心脏病学应运而生。在国际上,肿瘤心脏病学其实也是比较崭新的学科。这个学科属于心血管学的一个亚分支,也是肿瘤学的一个亚分支,属于新兴的交叉学科。相对于国外,中国的起步晚一些,我们中国大概在2016年开始有肿瘤心脏病学的雏形,经过三年的发展,才呈现如今蓬勃发展的学科势态。整体而言,这个学科是一个新兴的交叉学科,需要我们共同努力来推动。

◎ 好医生网:目前为止,抗肿瘤治疗相关心脏毒性的机制仍未完全明了,防治仍是难题,您认为医患应如何面对肿瘤心脏病?

● 马飞教授:既往肿瘤诊疗效果不太好的年代,这个问题不太凸显。随着肿瘤治疗效果越来越好,我们会发现,肿瘤患者遇到心血管疾病,会到心血管专科就诊,而心血管医生听说患者是肿瘤患者,往往觉得心血管的干预没有价值,然后把患者推给肿瘤科医生,而肿瘤科医生又缺乏专业的心血管知识,又把他再次推给心血管医生。所以,可能会出现来回推的现状,使得患者无所适从。随着肿瘤治疗效果越来越好,这样的现象越来越多,就出现这么肿瘤心脏病学科。广大的癌症患者逐渐会认识到罹患癌症后,所面临的不仅仅是癌症本身的问题,也面临像正常人一样所有的健康风险,包括心血管风险、妇科问题、内分泌问题、心理问题等。对患者而言,要正视这些问题,要去寻求相应的帮助。对于医生来说,可能分两个方面:一方面,对于肿瘤科医生需要意识到肿瘤患者除了罹患癌症以外,可能还有心血管的问题。在诊疗过程中要密切监测、密切关注,当出现相应问题时要及时处理,甚至要及时寻求心血管专科的帮助,这是对肿瘤科医生的要求。另外,对于心血管医生来说,应该要把探索的方向延展到肿瘤患者中,给肿瘤患者寻找更好的、更适合的心血管管理的模式和手段。毕竟,肿瘤群体与非肿瘤群体还是有一定差别的。因此,对心血管医生、肿瘤医生的要求虽不尽相同,但的确需要三方共同协作。

◎ 好医生网:请您介绍下肿瘤和心脏病患者的共同危险因素及其干预措施有哪些?

● 马飞教授:肿瘤心脏病患者之所以这么多,一方面可能是抗肿瘤本身带来了一些心血管的风险;另外一方面,可能是肿瘤患者与心血管患者之间往往有一些共同的高危因素,比如吸烟、酗酒等不良的生活方式,可能既导致癌症的发生率增高,也导致心血管事件的发生率增高。而生活压力大、精神高度紧张等,也是肿瘤和心脏病共同的高危因素。此外,饮食习惯也会导致心血管的发生风险和肿瘤的发生风险增加。因此,这些共同危险因素也是我们未来值得预防、干预的主要的方向。

◎ 好医生网:肿瘤化疗药物肿瘤繁多,新型靶向药物层出不穷,每一类药物导致的心脏毒性表现不一,不同的人又存在千变万化的个体化差异,如何诊断、鉴别和治疗?

● 马飞教授:因为肿瘤治疗发展很快,近二十余年来,出现了很多创新性的药物,其作用机制各不相同,导致心血管问题的机制也不尽相同。而个体的差异也使得肿瘤患者罹患心血管疾病的情况尤其复杂,形成两种疾病交织、不同治疗策略交织的临床现象。因此,这就要求肿瘤科医生和心血管医生加强协作、探索,给患者寻找到最合适的、针对性的、个体化的或精准的防御和控制策略。其中包括几个方面:第一,在危险因素的识别方面,要有特定的危险因素识别的体系,由于针对不同的患者使用不同的抗肿瘤药物,可能会产生不同的心血管事件风险,所以要进行不同的预警与危险因素的识别。第二,在治疗过程中要及时监控,及时发现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或是早期发现心血管疾病,可能对于干预的效果会有极大的提高。第三个,在诊疗过程中,如果出现比较突出的问题,或者比较严重的问题,一定要及时得到专科的协助,需要我们从不同层次,采取一级预防、二级预防和三级预防策略。那么,对于癌症患者来说,应该有相应的不同的防治策略。

◎ 好医生网:据了解,癌症治疗可能会导致早期或延迟的心脏毒性,乳腺癌治疗后长期生存者,其治疗过程中发生心脏损伤事件是正常人的8倍。请您谈谈应如何提前防控、评估?

● 马飞教授:尤其是现在肿瘤患者的生存期大幅度提高,使我们不只关注急性心血管事件,也开始关注远期的心血管事件,甚至是可能在肿瘤治疗10年后才出现的心血管问题。由于是远期才发生的,就很容易被忽视。这就需要我们来共同的关注,需要大量的临床流行病学数据和大量的探索和研究,来对这个群体进行更早期的识别。比如,在治疗时预测10年后心血管的风险有多少,这样对抗肿瘤药物的选择就会有一定的差别。另外,在治疗过程中,如果有相关标记物的探索,及早发现对心血管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而不要等到终点事件的发生。第三,要有关注度,必须有一批专家、学者共同探索,才有可能提出更科学的预防、诊断、治疗和管理的策略。

◎ 好医生网:及时随访是患者获取全病程管理医疗服务的一个重要保证。您认为应如何管理恶性肿瘤心脏病患者?

● 马飞教授:实际上,对于肿瘤患者的管理来说,目前是肿瘤领域的一个重大变革。对于肿瘤治疗,既往是以疾病为中心的。比如,肺癌、乳腺癌、肝癌,是以疾病来做治疗的。随着对疾病诊疗水平的提高,我们越来越觉得既往的关注点太狭隘了。未来,需要关注的是罹患肿瘤的患者,以患者为中心。如果以患者为中心,实际上是我们肿瘤防控模式转变中的一个代表性的突出点。在“以疾病为中心”转变为“以患者为中心”的转变过程中,肿瘤心脏病学可能是产生出的第一个新兴交叉学科。那么,以这个学科为范本,未来对于肿瘤患者的管理,就不仅要关注心血管问题,可能还要关注内分泌问题、心理问题、营养问题,甚至还要关注肿瘤患者的生育问题。只有通过全方位的管理,才有可能让肿瘤患者的健康达到真正的健康。

◎ 好医生网:请您谈谈肿瘤心脏病学在我国的发展方向?

● 马飞教授:在以患者为中心的管理过程中,肿瘤心脏病学是一块试验田,也是一个领头兵。未来,我觉得肿瘤心脏病学有两个发展方向:第一,要与临床应用为趋势。比如,患者遇到了特定的抗肿瘤药导致的高血压问题,我们要针对这个问题,给出有效的解决方案。所以,会以临床需求与实践为导向。第二,以科学探索和研究为导向。换句话说,肿瘤心脏病学也是一门新学科,需要这个学科的专家既要掌握肿瘤相关的知识,也要掌握心血管相关的知识。值得探索的问题很多,不仅是策略的问题、手段的问题,甚至其原理、机制也要进行相应的探索。既从科学上推进,又从临床应用上推广,只有这样双重探索,才有可能让肿瘤心脏病学形成良好的发展趋势,服务于更多的肿瘤患者。

◎ 好医生网:如何更高效地推动我国肿瘤心脏病学的学科发展?

● 马飞教授:可能要从不同的层面来说:第一,要唤起大家的关注。不仅要唤起肿瘤科医生、心血管医生的关注,也要唤起患者的关注。通过科学的推广和理念、意识的普及,让更多的专家愿意投身到这个新兴的学科中来,也让患者意识到罹患肿瘤后,同样可能会面临其他的健康风险的问题。第二,要加强学科之间的融合、协作。既往肿瘤和心血管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学科,但是在肿瘤心脏病共同的问题上,需要共同来努力。从形式上而言,目前国内也有相应的尝试,甚至国内出现了肿瘤专科医院里设有肿瘤心脏病科或肿瘤心脏病门诊、肿瘤心脏病病房的模式,我们需要这样一个组织框架,来开展相应的诊疗。第三,从整体学科发展上,要给予更多的支持。未来,希望在肿瘤心脏病学领域有相应的学科推动。只有我从观念上、组织框架上、学科推动上,把学科进一步往前推动,才有可能让这个学科在中国发芽生根落地,甚至有可能引领全球的肿瘤心脏病学发展,为更多的肿瘤患者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