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 2019: WBRT并未改善黑色素瘤脑转移患者的预后

e154002750821088-37dc5468319bfb35-97dd7ad799bf01971cda922caa885e9e.jpg

III期国际试验结果表明,辅助全脑放疗(whole-brain radiotherapyWBRT)并未改善黑色素瘤脑转移患者的预后。该研究在比较WBRT组与观察组结果时发现,颅内控制、总生存期(OS)或认知表现均无明显差异(摘要9500)。

澳大利亚黑色素瘤研究所的Angela Hong博士201964日的ASCO年会上介绍了这项研究的结果。之前WBRT试验包含混合性癌组织(mixed cancer histology)的患者,其中只有约5%是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Hong博士说:“我们进行了这项随机试验,来明确辅助WBRT对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的作用。”

hong_angela.jpg

澳大利亚黑色素瘤研究所的Angela Hong博士

该试验比较了辅助WBRT与局部治疗1-3例黑色素瘤脑转移患者后的观察结果,并招募了来自3个国家(澳大利亚、英国和挪威)的215名黑色素瘤脑转移患者。患者被随机分配到两个治疗组:观察组(108例)、WBRT组(107例)。随后,共有207名患者纳入主要终点分析。两组患者的特征匹配良好(观察组vs. WBRT67.3 vs. 66.0%男性,64 vs. 63岁)。

在随机抽样中,观察组67.3%的患者和WBRT67.0%的患者患有颅外病变,61.7%和59.0%的患者分别患有单发颅内转移。主要终点是随机抽样后12个月内的颅内远处治疗失败(distant intracranial failureDIF)。次要终点包括局部OS、颅内治疗失败(intracranial failure)、整体生活质量、ECOG表现状态恶化的时间、神经认知功能和健康经济学。

12个月内,50.5%的观察组患者发生DIF42.0%WBRT组患者发生DIF (HR 1.28, 95% CI [0.89, 1.84]p = 0.16)。鉴于允许全身治疗,该试验还评估了利用WBRT治疗的两个亚组患者中达到DIF主要终点之前全身治疗的效果,即利用WBRT+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和/或靶向治疗(有效治疗)和利用WBRT+化疗的患者(无有效的全身治疗)。

“这组患者人数较少,但接受WBRT和有效全身治疗的患者在颅内控制方面效果最好,因此失败率为30%,”Hong博士说,“在ECOG表现状态恶化的总体时间内,两组之间没有明显差异。”

任何颅内治疗失败(远处或局部)的累计发生率在两组中相似(WBRT50.0 vs.观察组62.6%)。WBRT组的总生存率为58.4%,观察组为54%。

“在那些死亡的患者中,45%是死于神经系统疾病,而且两组之间没有明显差异,”Hong博士说。在讨论治疗相关毒副反应时,Hong博士明确道:“没有与治疗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且在接受治疗前2-4个月内,“那些接受WBRT的患者有41/2级不良事件:疲劳、恶心、皮炎和脱发。然而,从长远来看,两组在这类毒副反应方面没有明显差异。”她说。

在总结性发言中,Hong博士表示,WBRT并未改善1-3个黑色素瘤脑转移瘤局部治疗后的颅内控制、生存或表现。

耶鲁大学癌症中心的Harriet M. Kluger博士强调了该研究的关键性问题:(1)在倡导全身治疗的时代,局部治疗在转移性黑色素瘤中的演变进化;(2)全身治疗转移性黑色素瘤的选择;(3)与其他转移瘤相比,如何治疗和研究脑转移瘤。

论及局部治疗与全身治疗,Kluger博士表示:“十多年来,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tereotactic radiosurgerySRS)已成为治疗的金标准”,并补充到,但支持该标准的数据薄弱、过时且不符合黑素瘤特异性。

“通过密切的监测和谨慎的实践,大约50%的患者可能会避免SRS,这些患者或会回应对我们现有的最佳的全身治疗方法,”她说,“我们断言,SRS并不是没有毒副反应或非预期后果;在接受免疫治疗的患者中,现在可以更频繁地发现放射性坏死,并且它可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Jasenka Piljac Žegarac教授

 

 

 

好医生医械世界编译自:

ASCO Daily NewsAdjuvant Whole-Brain RT Does Not Improve Outcomes in Melanoma Brain Mets


转载请标注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