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医学、补充医学或整合医学:了解差异以改善癌症结果

要点集锦

◎ 第二年度ASCO国家癌症意见调查显示,超过1/3的美国受访者认为,只有替代疗法(alternative therapies)才能治愈癌症。

◎  替代医学、补充医学(complementary medicine)和整合医学(integrative medicine)之间存在重要差异。

◎  由于肿瘤学者支持全国各地的癌症预防工作,因此应充分考虑向公众宣传采用替代疗法作为癌症治疗的潜在危害。

 

2018年,ASCO在哈里斯(Harris)民意调查的支持下,开展了第二年度ASCO国家癌症意见调查。此项调查在网上进行,参与对象包括有癌症病史的美国成年人和接触过癌症的美国成年人,如护理人员、直系亲属或深受癌症影响的人,以及未接触过癌症的人。

总而言之,1/3的受访者认为癌症是由生活方式选择引起的,与2017年的结果没有显着差异。 此外,12%的受访者认为环境因素会导致癌症,相较于2017年的10%有显著变化。在有癌症病史的患者中,帮助控制癌症相关症状的第二大常见策略是服用非处方止痛药(22%),包括使用维生素/矿物质/草药(17%)

“癌症的个人经历”部分评估了关于癌症治疗的替代疗法的观点。替代疗法被描述为“可包括但不限于'天然'癌症治疗,例如酶疗法或氧疗法、食疗、维生素/矿物质/草药等;”补充及替代(CAM)疗法被描述为“‘天然’癌症治疗,如酶疗法或氧疗法、食疗、维生素/矿物质/草药等。”

根据年龄组,64-78%的参与者同意“替代疗法是标准癌症治疗的良好补充。”当被问及“没有标准的癌症治疗时,是否可以通过替代疗法治愈癌症,”根据年龄组21-47%的人同意这一说法;整体占39%,在18-37岁年龄组中达成最高同意比,占47%。对于有癌症病史的人来说,22%的表示同意,而没有癌症经历者中有42%的人表示同意。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过去12个月内,/他们过去常常使用以下哪种疗法来治疗(即试图治愈)您/他们的癌症?”,14%的护理人员使用CAM疗法 其次是有癌症病史的6%。

剖析结果

我们如何解释这些发现?令人担忧的是,在受访的美国人口中,超过1/3的人认为只有替代疗法才可以治愈癌症。尽管患有癌症的参与者比一般人更倾向于同意这种说法,但1/5的癌症患者认为他们的疾病仅通过替代疗法就可以治愈。同样令人担忧的是,高达14%的护理人员表示使用CAM疗法来治疗或试图治愈癌症。

所有在线调查的挑战是,如何准确了解受访者的信念以及他们是否真正理解了问题。在关于替代疗法的问题上,CAM疗法的广泛、非特异性定义可能会在文献中产生混淆。例如,“饮食”一词和“不限于”一词可能会被受访者误解,因为“饮食”与“氧气疗法”有本质的不同。尽管如此,似乎很大部分的人群误解了我们所研究可以治愈癌症的证据基础。

理解CAM疗法之间差异的重要性备受关注,已经在最近的出版物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美国医学会肿瘤杂志》(JAMA Oncology) 2018年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结果表明,接受补充医学治疗的患者更有可能拒绝接受常规癌症治疗,并伴有较高的死亡风险。[1]在原稿中,补充医学被定义为“其他未经证实的:由非医务人员实施的癌症治疗”。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JNCI)早期发表的同一组期刊中,用替代医学治疗可治愈的癌症与更高的死亡风险有关。[2]早期的手稿将替代医学定义为“一种替代传统治疗的未经证实的疗法。”Greenlee等人早前发表的一篇文章探讨了CAM疗法的使用与乳腺癌化疗起始期、膳食补充剂使用和CAM疗法使用增加与临床指示化疗起始期减少之间的关系。[3]在本研究中,CAM治疗被定义为使用膳食补充剂(即维生素,矿物质和植物药)和身心练习(即瑜伽和针灸)。

根据美国国家补充和综合健康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Integrative Health)的研究,非主流医学与传统医学的结合被称为“补充医学”,用于代替传统医学的非主流实践被认为是“替代医学”。在文献中,重要的是要理解“替代”是遵循这些定义,或将补充和替代医学组合在一起。了解“整合医学/健康”的作用也很重要,它利用现有的最佳证据将互补的健康方法和传统医学结合起来。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癌症治疗期间补充健康方法的益处,这种方法属于“整合肿瘤学”。最近,JNCI发表了一篇专题论文,为整合肿瘤学提供了全面的共识定义:“整合肿瘤学是以患者为中心,以证据为依据的癌症治疗领域,它利用来自不同传统的身心实践、天然产品和/或生活方式改变以及常规癌症治疗。”整合肿瘤学旨在优化整个癌症治疗过程中的健康、生活质量和临床结果,使人们能够预防癌症,并在癌症治疗之前、期间和之后成为积极的参与者。[5]对于医疗保健服务者和患者而言,了解替代疗法、补充疗法和整合疗法之间的差异非常重要,特别是在通过媒体、家人、朋友和其他渠道获取广泛的信息时。

作为调查的一部分,只有15%有癌症病史的人说,他们曾与医生讨论过关于使用维生素/矿物质/草药的问题——这些疗法在本次调查中属于CAM疗法的范畴。《肿瘤学实践杂志》(Journal of Oncology Practice)最近发表的文章强调到,作为协调一致、证据充分的方法的一部分,使患者能获得整合医学临床咨询和整合治疗的中心的价值。[6,7]此类项目/中心为癌症患者提供了最佳的机会,来与专家一起以协调的方式与肿瘤护理团队一起工作,进而帮助改善结果。当患者及其家人感到传统医疗团队未能满足他们的需求时,他们可能会寻求替代治疗方法。

最近,ASCO对整合肿瘤学会在乳腺癌治疗期间和之后的综合治疗实践指南的认可,强调了在制定整合治疗决策时寻找证据的重要性。[8]重要的是,不仅是整合医学提倡者,而肿瘤学界也应了解补充健康方法背后的证据。同样重要的是,肿瘤护理者要学会如何更有效地与患者、家属和护理人员沟通补充疗法在癌症护理中的作用,并懂得何时需要向专家咨询。

文献表明,有经验的医生和护士更有可能向他们的患者推荐补充健康方法。然而,当需要为可能对患者的安全产生影响的整合疗法(如草药和补充剂)做出明智的选择时,个人经验可能不是最佳的知识来源。

这项调查引发的另一个问题是,那些没有癌症经历的人对“癌症只能通过替代疗法治愈”这一说法的认同度最高。这说明,当追求替换传统的、循证的、标准的医学关护时,不仅需要让那些受癌症影响的人了解替代疗法的潜在危害,而且也需要让公众了解替代疗法的潜在危害。同样的误解也可能渗透到其他的医学领域。由于肿瘤学者支持全国各地的癌症预防工作,因此应充分考虑向公众宣传替代疗法作为癌症治疗的潜在危害,并科普替代疗法、补充疗法和整合疗法之间的差异。

 

参考文献

[1] Johnson SB, et al. JAMA Oncol . 2018,4:1375-81.

[2] Johnson SB, et al. J Natl Cancer Inst . 2018,110:121-4.

[3] Greenlee H, et al. JAMA Oncol . 2016,2:1170-6.

[4] 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Integrative Health. Complementary, Alternative, or  Integrative Health: What’s In a Name? nccih.nih.gov/health/integrative-health#hed1. Updated July 2018. Accessed Feb. 28, 2019.

[5] Witt CM, et al. J Natl Cancer Inst Monogr . 2017;52.

[6] Latte-Naor S, et al. J Oncol Pract 2019,15:7-14.

[7] Francis LK, et al. J Oncol Pract . 2019,15:30-4.

[8] Lyman GH, et al. J Clin Oncol. 2018,36:2647-55.


文章作者:

media-lopez_gabriel_副本.jpg

Gabriel Lopez博士,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整合医学中心(Integrative Medicine Center)助理副教授、医学主任。

media-cohen_lorenzo_副本.jpg

Lorenzo Cohen教授,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整合医学项目教授、主任。


来源:好医生医械世界

好医生医械世界编译自:

ASCO Daily News: Alternative, Complementary, or Integrative Medicine: Knowing the Difference to Improve Cancer Outcomes


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