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1990-2016全球卒中负担研究分析

  • 2019-03-13 19:39:20 来源:医咖会

    浏览(2725)

2019311日,《Lancet Neurology》杂志发布了2016全球疾病负担研究(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GBD)关于卒中的分析数据,结果显示,从1990年到2016年,卒中的年龄标化死亡率大幅下降,但年龄标化发病率的下降幅度较小,卒中的疾病负担仍然很高。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具体研究结果。

1.jpg

主要结果

2016年,卒中是全球第二大死亡原因(550万),仅次于缺血性心脏病。死于卒中的女性人数(260万)少于男性(290万人)。全球死于缺血性卒中的人数(270万)略低于死于出血性卒中的人数(280万)。

2016年,卒中也是导致全球DALYs(伤残调整寿命年)的第二大常见病因(1.164亿),较1990年(9530万)有所增加。女性卒中导致的DALYs5080万)少于男性(6560万)。缺血性卒中导致的DALYs5190万)低于出血性卒中(6450万)。

2016年,全球卒中患病人数为8010万,其中女性患病人数为4110万,男性患病人数为3900万。在所有卒中的患病人数中,84.4%为缺血性卒中。2016年新增卒中病例1370万。

1. 2016年卒中死亡数、发病率和DALYs以及1990-2016年年龄标化率的变化

2.jpg

(注:原文表格非常齐全,有不同国家的数据,这里只截取了部分)

发病率情况

东亚的卒中年龄标化发病率最高,特别是中国(354/10万人年),东欧次之(图1)。拉丁美洲中部的卒中发病率最低。55岁以下的男性和女性,卒中的年龄特异性发病率相似,但55 - 75岁的人群中,男性发病率明显高于女性(图2)。

3.jpg

1  2016年不同国家的卒中年龄标化发病率

4.jpg

2  2016年不同年龄男女性的卒中发病率

1990年至2016年间,除中等SDI(社会人口学指数)组外,其他水平的SDI组和大多数地区,年龄标化发病率都有所下降(-8.1%)。卒中年龄标化发病率下降幅度最大的地区是拉丁美洲南部(-33.3%),增幅最大的地区是东亚(4.9%)。

对于缺血性卒中,拉丁美洲南部的降幅最大(-38.0%),东亚的增幅最大(17.5%)。对于出血性卒中,所有地区的年龄标化发病率均有所下降。亚太高收入地区出血性卒中年龄标化发病率的下降幅度最大(-32.5%),下降幅度最小的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5.1%)。

死亡率情况

从全球来看,从1990年到2016年,卒中的年龄标化死亡率下降了36.2%。其中,亚太高收入地区下降幅度最大(-66.3%),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变化不显著(- 3.8%)。

缺血性卒中和出血性卒中也有类似的结果,亚太高收入地区降幅最大(缺血性脑卒中为-70.2%,出血性卒中为- 59.8%)。1990年至2016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缺血性和出血性卒中死亡率均无显著变化(缺血性卒中:0.6%,出血性卒中:-7.2%)。

低年龄组(<40岁)的YLLs(因早死所致的寿命损失年)和YLDs(疾病所致伤残引起的健康寿命损失年)的率都非常低,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显著增加,由于卒中的高死亡率负担,YLLs的增长比YLDs快得多(图3)。

5.jpg

3  2016年卒中导致男女性不同年龄的YLLs YLDs年龄标化率

卒中负担归因的危险因素

72.1%的卒中DALYs可归因于代谢风险(高收缩压、高BMI、高空腹血糖、高胆固醇、低肾小球滤过率);66.3%可归因于行为因素(吸烟、不良饮食和低体力活动);28.1%可归因于环境风险(空气污染和铅暴露)。由于许多危险因素的影响部分或全部通过另一个危险因素进行介导,所以这些危险因素对卒中DALYs的粗略估计总和超过100%。还有一些负担可归因于未知或未测量的危险因素、遗传因素或基因—环境相互作用。

 

 

参考文献: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burden of stroke, 19902016: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Lancet Neurology. March 11, 2019.

全文链接: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eur/article/PIIS1474-4422(19)30034-1/full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