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两会|霍勇:关于开展我国心脏康复体系建设工作的提案

心血管病防治体系包括一级预防、急诊救治、临床治疗及心脏康复(二级预防)等环节。过去几十年来,通过一代代心血管人的不懈努力,我国心血管病临床治疗体系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2011年以来,在政府主导下,以中国胸痛中心建设为代表的我国心血管病急救体系建设工作也取得了积极成效;相较之下,我国心脏康复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长期落后于国际水平,已经成为心血管病防治体系的短板,阻碍了我国心血管防治综合效率提升。亟需开展由政府支持头、专业支持、行业参与的心脏康复体系建设试点工作,从专业技术水平,专业人才队伍,康复服务能力,医疗支付方式等各个方面开展模式探索和工作试点,实现科学搭建我国心脏康复医疗体系,高效提升我国心脏康复行业整体能力、推动我国心血管病防治体系的完善闭环的目的,促进我国心血管事件下降拐点早日到来。

背景与现状

《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7》数据显示,我国心血管病患病人数约为2.9亿,且未来十年仍处于快速增长趋势,心血管医疗费用以每年18.6%的速度增长,极大超出了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心血管病负担日渐加重,已经成为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心血管病防治刻不容缓。心血管病防治包括一级预防、急诊救治、临床诊疗及二级预防等多个环节。心脏康复是心血管病持续医疗和二级预防的重要手段,是心血管病全程管理的必要条件,是心血管病防治工作的核心组成部分。但我国心脏康复仍处于起步阶段,如何尽快提升心脏康复在医疗诊疗的地位,建立各级单位心脏康复诊疗标准,规范化管理心脏康复建设是之后的工作重点。

目前心脏康复发展存在的问题

由于我国心脏康复专业发展长期落后于国际水平,心脏康复治疗效果和运营能力普遍不足,主要有几方面因素:

1.缺乏心脏康复专业学科

从教育现状看目前我国康复医学专业和康复治疗技术专业招生规模和发展速度落后于心脏康复行业发展的实际需求。由于缺失心脏康复临床路径,技术标准和学科建设,基本以心血管临床医疗专业医生,护士,及少部分初中级物理治疗师从事心脏康复治疗服务,人才缺乏专业化,心脏康复没有形成真正的专业学科,导致未能形成统一心脏康复行业准入标准、临床路径、机构标准、人才标准和质量标准。

2.患者对心脏康复认识不足

医生是向患者传授心脏康复知识的重要桥梁,由于心脏康复专业学科知识的匮乏,导致医生未能有效向患者传递心脏康复知识。如果患者对心脏康复认识不足,不了解心脏康复的重要性,就不会接受治疗,不利于患者心脏康复,更不利于心血管防治体系的建设。

3.政府对心脏康复投入较少

国家重视健康产业,从政府层面而言,我国对慢病的投入大,对康复的投入也很大。但就心脏康复而言,目前还没有获得医保政策的支持,这降低了心脏康复患者的康复积极性,直接导致参与心脏康复治疗的患者比例较低。

改进建议

1.完善政策支持及社会保障体系,落实分级诊疗制度

心脏康复工作不仅需要医务人员和患者的重视,社会力量以及政府的关注和支持也是影响心脏康复发展的第三方因素。我国政府虽重视康复医疗发展,但心脏康复项目大部分仍未纳入医保,使心血管疾病患者接受价格高昂的治疗后,缺乏二级预防及康复管理,同时“高投入-低产出”的现状使医院缺乏继续投资的动力。因此,良好的社会政策支持是心脏康复顺利开展的重要条件。

在当前分级诊疗政策下,基层心血管医师在心脏康复重点的作用至关重要,基层医生需要担负起接触大量首诊心脏病患者,承接上级医院治疗后恢复期的患者的重任,为患者提供全程连续的医疗服务,真正做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制度重要内涵。

2.重视人才培养,提升心脏康复服务的能力

心脏康复的发展重在人才培养,康复人才是心脏康复事业发展的中流砥柱,心血管康复专业人员将成为决定未来心脏康复发展方向的关键因素。完善的人才培养模式和科学的准入机制是完善心脏康复人才发展、提升心脏康复服务能力的重要举措,具体措施有推动以知识补充和技术能力提升为目标的,针对医护治疗专业技术人员的轮训;采用短学制康复医学系扩大对本科生、研究生的培养,加紧建设康复医师执业认证体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