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防治:医生或患者,优选需要治疗还是适合治疗?

2018,是一个不得不告别的数字,无论以何种方式,顺势而为或造势而为;2018,也是一个再也回不去的数字,无论以何种姿态,主动选择或不过一声无言。然而,任由时光流逝,防癌治癌仍是近年来人们聚焦关注和热议破解的严肃话题。当下生活中,“癌症”或“肿瘤”似乎已然司空见惯,但每每谈“癌”色变,而乳腺癌是严重威胁全世界女性健康的第一大恶性肿瘤。国家癌症中心公布的全国乳腺癌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女性乳腺癌发病率在20岁以后随年龄迅速上升,并于55-60岁达到高峰;死亡率则随年龄的增长逐渐升高,25岁后增长迅速于60岁年龄组达到第一个高峰,并于85岁以上年龄组达到死亡高峰。

值得关注的是,国家癌症中心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新发乳腺癌病例达27.2万,死亡约7万余例。然而,确诊的每10个乳腺癌患者中就有1个为晚期,且在接受过手术及规范治疗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也30%-40%会发展为晚期乳腺癌,晚期乳腺癌患者总体中位生存期仅有2-3年,5年生存率仅约20%。“过去几十年中,乳腺癌总体来说预后不是特别好,所以也是引起乳腺癌患者死亡最重要的原因。近年来,虽然乳腺癌大体上生存率明显提高了,但是仍然有一部分患者最终死于肿瘤的复发和转移。”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徐兵河教授这样告诉好医生网。

▋好方法尽早用,乳腺癌治疗强调规范性、合理依从性并重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张嘉庆教授对好医生网解释说:“我们平时说的转移性乳腺癌就是晚期乳腺癌,此期患者的癌症已经由乳腺播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据了解,晚期乳腺癌治疗与早期乳腺癌治疗方式的多样化相比,并无重大进展,缺乏突破性创新疗法。尤其是HR+/HER2-的晚期患者,一般采取化疗或者内分泌单药治疗。然而,乳腺癌一旦复发为晚期,目前尚无有效的方法能达到治愈。

乳腺癌并不是一种单一性疾病,而乳腺癌晚期是非常复杂的疾病阶段,具有高度异质性。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原解放军307医院)江泽飞教授在接受采访时强调道:“乳腺癌晚期本身并不可怕,重点在于一旦确诊要尽早治疗、规范治疗。”徐兵河教授告诉好医生网记者:“目前,晚期乳腺癌虽然没有办法根治,但是患者可以带瘤生存,现在临床上也有很多患者带瘤生存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但前提是必须规范化治疗。”

随着精准医学时代的到来,创新医疗技术日新月异,创新药物在中国不断获批,为临床提供了新的利器,肿瘤治疗研究者对晚期乳腺癌有了更科学的认知。徐兵河教授补充道:“受体阳性的患者的规范治疗应该给予内分泌治疗,但是应根据每位患者的具体情况而定,个体化治疗可能给予这种内分泌治疗药或者另外一种内分泌治疗药,有的患者需要加上靶向药,有的患者可能不需要加。个体化治疗要结合患者的病情、肿瘤情况、患者身体状况、患者器官功能等,制定一个更合适的药物治疗方案或者药物联合治疗方案。”

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疗需要在规范化基础上做到全程管理,进而不断精准化、个体化。通过系统性的、全方位的综合性策略的选择、指导和管理,即便是晚期乳腺癌患者,也同样可以获得更长的生存期和提高生活质量。“这是一个争取治愈的阶段,争取治愈的时候疗效是第一位,当然耐受性肯定是关键,因为不能耐受是无法延长的,所以在长期的过程中治疗管理很重要,第一个注意观察毒性;第二个可以及时调整用药,”江泽飞教授指出,“我们强调在规范用药的同时,也要注意合理的按照依从性。从医疗角度我还是主张好的方法早的时候用,不要等到传统药物没有效果再来用,20年来我一直是这样的观点。”

振奋人心的是,临床传递而来的创新药物联合用药的佳讯,标志着一个治疗时代的到来。研究数据表明,创新药物联合用药治疗HR+/HER2-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长达24.8月,而传统方式治疗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仅为14.5月。这也意味着,对于激素受体阳性(H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来说,化疗不再一定是晚期乳腺癌的首选治疗方式。

▋优质优价,好的药吃得进去才是好药

调查显示,我国晚期/转移乳腺癌患者人均治疗费用远超患者家庭年收入水平。2012-20141337家医院的调查结果表明,中国乳腺癌人均治疗费用5.4万元人民币,转移性乳腺癌人均治疗费用9.0万元,远超过患者前一年患者家庭人均收入14175元。“乳腺癌的治疗对患者本身和其家庭都是极其严峻的考验。有些患者由于经济负担等问题,无法坚持规范的治疗甚至是放弃治疗,造成终身的遗憾。”江泽飞教授感慨道。

有病没有药近乎是天灾,有药买不起可谓是人祸。“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在现实生活中不时上演。《我不是药神》中的“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点醒无数人,现实的残酷无不令人惋惜。经济因素制约着产品的可及性和患者的可接受程度,江泽飞教授坦陈:“之前我们有一句话,好的药吃得进去才是好药。”

那么,对于医生或患者,治疗晚期乳腺癌应优选需要治疗还是适合治疗?“我个人对于团队的要求是,医生先要想到最佳的治疗方案,每周先讨论病例,说说心目中最合理的治疗方案是什么,第二天见患者或者患者家属时会考虑这位患者适合用什么方法,把需要治疗和适合治疗稍微分开一些。作为医生,你既有最好的治疗方案,患者根据自身经济条件等因素也有可选择的方案,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习惯。”江泽飞教授解释道。

无论是追求治愈,还是希冀延长寿命,江泽飞教授呼吁道:“一个是医生要有很好的理念,不仅希望政府能够早些批准创新药上市,早些进入医保,也要考虑更多患者的需求,避免患者用不上、用不起疗效最好的治疗方案。我更希望,创新药以更合理的价格早些进入医保,使得真正需要的患者能够用得起。”


注: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好医生网编辑部获取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