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医保局:正制订互联网医疗物价指导原则

有报告显示,截至201611月全国互联网医院约达36家。从全国互联网医院空前热潮到进入平静期到再如火如荼,从20157月《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到20184月《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先后发布5次与互联网医疗健康相关的政策,互联网医院一路高唱冰与火之歌。随着91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3份互联网医疗领域重磅文件,千呼万唤的互联网诊疗和互联网医院专项规范终于落地。

《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由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 文件首次廓清了互联网医疗的范畴,对涉及诊断、治疗的互联网医疗服务,按照使用人员和服务方式,分为远程医疗、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院三类,实行分类管理,并划清政策“红线”。

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暨中日医院远程医疗中心主任卢清君全程参与了前述文件的制定,据其透露,国家医保局正在制订互联网医疗的物价指导原则,远程医疗等互联网医疗服务项目有望纳入医保。

有望破解医疗资源不均困境

对政策制定者来说,远程医疗不仅是单纯的医疗服务项目。借助远程医疗的优势,还可以解决医疗资源总量不足、分布不均衡的难题。

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暨中日医院远程医疗中心主任卢清君解释说,现在全国10%或者20%的顶尖医生承担了80%的诊疗业务,但很多常见病治疗本不需要他们承担。借助远程医疗系统,上级医院可以通过远程教学、远程疑难病例讨论、远程手术示教直播,提升下级医院医生水平,让他们有能力承担更多一般病、常见病的诊疗业务。二级以下医院可承担60%~70%诊疗业务,三甲医院医生可抽出更多时间治疗疑难杂症。

“医疗资源面临多重困境,第一个就是医疗资源总量不足。总量不变情况下,诊疗效率提高,患者的就诊体验也会提高。我们医疗资源分布是正三角的金字塔形,但患者的流向却是倒金字塔,现在需要倒过来。”卢清君说。

技术不规范令人堪忧

但现状并不乐观。卢清君指出,远程医疗的医疗质量参差不齐,有的医院技术不规范,甚至用QQ视频、微信聊天进行远程医疗,医疗影像传输质量根本达不到要求;有的医院虽搭建了远程医疗平台,但长期闲置,“只是做做样子”;有的医院把远程医疗当作从下级医院“虹吸”患者的渠道。

日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出台《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3份重磅文件。首次廓清互联网医疗的范畴,网络预约挂号、在线健康咨询等不涉及医疗核心的业务,被排除在外。

对涉及诊断、治疗的互联网医疗服务,按照使用的人员和服务方式,分为远程医疗、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院三类,实行分类管理。

“有人认为,互联网来了什么都可以做了,这是不对的。”卢清君全程参与了新规的制定。他认为,文件最关注的核心点在于保证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

3份文件给互联网医疗行为划清了“红线”。例如,互联网医院运营需向监管部门申请牌照,且必须依托线下的实体医疗机构开办;互联网诊疗可以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不得对患者进行首诊;新规还要求,进行互联网诊疗的医生必须实名认证,以避免江湖游医假冒知名专家;并对远程医疗信息系统平台搭建、管理流程设计、医生责任划分等进行了明确。

研究制订价格指导原则迫在眉睫

最迫切的是,亟待填补的互联网医疗价格政策空白。卢清君告诉记者,过去远程医疗等互联网医疗服务没有确定的业务模式,物价部门无法核算成本和定价。医院如自行定价、收费会被物价监管部门定义为“乱收费”。因此,不少医院免费提供远程医疗服务,但远程医疗设备动辄百万,一次远程会诊的成本达2400元至2700元。

没有定价,医保报销也无从谈起。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提出,逐步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诊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卢清君透露,国家医保局正在加紧制订互联网医疗物价指导原则,目前已进入专家讨论阶段。国家出台初步的指导性意见后,地方物价部门就可以根据指导原则制定地方价格标准。

“原则不定,地方定标准会有很多瓶颈。原则出来了,全国一盘棋就能做下去了。”卢清君说。

 

 

综合材料自医械世界-好医生医械世界、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