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CO 2018|抗肿瘤新药审评审批模式改革及未来方向

F7DDD4F9BAF89526ED5CC0C5786ECCB0.jpg

CSCO 2018 CDE中国原创抗肿瘤药专题论坛花絮

20043月,FDA发表《创新/停滞:新医疗产品的关键路径上的挑战与机遇》提出:将科学的最新发展(生物信息学、基因组学、影像技术等)成果转化入新药研发中。2011-2018年中国批准的抗肿瘤药品清单显示,近两年获批的抗肿瘤药品数量明显增多,审评提速与优先审评政策的落地是最直接的影响因素,2017年和2018(截至9)获批药品中分别有67%100%为优先审评。

82B9EC19CD180AE8638ECB1551D2312D.jpg

CDE化药临床一部杨志敏部长作“抗肿瘤新药审评审批模式改革及未来方向”主题报告

CDE化药临床一部杨志敏部长以“抗肿瘤新药审评审批模式改革及未来方向”为主题,从抗肿瘤新药审评模式的发展历程、我国抗肿瘤药研发和审评的现状、发展方向和考虑三个方面精彩讲解国内外医药政策环境变化及趋势,深入探讨现行药品研发、审批监管和生产上市等热点议题,为参与临床新药创制的研究者、制药企业日后在抗肿瘤创新药物研发过程中纠正误区、调整策略等提供有利的、有力的从参考价值。

杨部长在专题报告中指出,现阶段我国抗肿瘤药的研发情况存在以下突出问题:(1)尽管我国抗肿瘤药的自主研发能力显著增强,但大多数仍然是在借鉴国外的靶点和模式;(2)扎堆现象突出,如近几年大量涌现抗PD-1免疫治疗产品等;(3)基础数据(如流行病学等)严重不足,基础研究有待提升;(4)科学方法和工具的研究与应用有待增强,特别是模型模拟创新方法的使用是我们的弱项。

因此,为更好地以临床价值为导向,加速中国原创肿瘤药物的研发,杨部长重点分享其对抗肿瘤新药审评审批模式改革未来发展方向的考虑及建议。

首先,建立以患者为核心的研发思路与整体计划。虽然是做药物研发,但我们仍要以患者为核心,更好地利用科学工具,以产品上市为目标,从研究设计上就要考虑精准患者,提高研发效率。目前,我们通常是根据组织学对患者进行分类,这与我们还未完全认识肿瘤、认清其特点有关,未来可能会更多地实现跨组织、跨器官的分类,将一些具有共同分子生物学特征的肿瘤放到一起进行药物研发。针对不同的患者人群特征设计不同的研究(按组织学、按生物标志物),来探讨是单药还是联合治疗、联合治疗的种类(免疫+化疗、免疫+靶向、免疫+免疫……)以及联合的时机(更早、序贯或同步、剂量),特别是要在早期明确联合治疗的依据是什么。生物标志物可作为患者/临床试验受试者的选择(入组/排除标准、分层),用于评估疾病状态和/或预后,评估药物作用机制,辅助剂量优化,监测药物反应(安全性、有效性、耐药)

评价研究结果时,如何定义结果“好”的标准?事实上,优先审评和常规审评的评价标准是有所不同的;在追求OS获益的同时要注意对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两相权衡;要学会倾听患者的声音,使用患者报告结局的测量工具等。由于部分恶性肿瘤患者已经可以获得长期生存,而随着治疗的发展,患者生存期可能会进一步延长。因此,在强调有效性之余,药物的安全性也是极为重要的关注点,特别是心脏、肝脏、神经毒性等。

其次,研究和利用科学的研发工具。利用科学工具-模型分析来提高研发的成功率,如FDA通过采用数据建模,实现量化研究肿瘤大小与生存的关系等。

最后,加强全生命周期的管理。CDE基于ICH E2E指导原则建立中国的风险管理体系,分阶段发布各项标准和指南,鼓励申请人早期临床研究阶段即启动RMP的撰写,倡导多方合作为全生命周期风险监管创造条件。

杨部长强调道:“改革助力创新,加强科学研究,加强多学科合作,加强企业与企业之间、特别是企业与监管部门之间的信息交流也十分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