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特辑|吕岩教授:疼痛专科医联体,前景可期

吕岩教授.jpg

★姓名:吕岩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医院:空军军医大学(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

★专家介绍: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疼痛科主任,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疼痛科医师分会副会长,陕西省疼痛学会主任委员。

专访要点采撷


◆好医生网: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疼痛疾病也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那么,有关各种复杂性疼痛疾病,临床上最新的诊疗技术有哪些?

●吕岩教授:近年来,慢性疼痛性疾病发病率越来越高。目前,我们疼痛科所用的诊疗技术林林总总不下几十种。我习惯把治疗技术或诊断技术做机制性的分类,因为疼痛都是经过神经系统传导的,药物也好,治疗也好,大多数是针对神经或神经周围的一些组织来进行诊疗的。

第一项是药物治疗。疼痛科主要应用三大类的药物:(1)非甾体类的抗炎镇痛药物,对一些急性痛、炎性痛的治疗效果都是不错的;(2)阿片类药物,阿片类药物在疼痛科的应用还是比较广泛的,尤其是对顽固性疼痛、晚期癌痛等;(3)抗焦虑抑郁的药物也用于慢性疼痛的治疗,因为从机制上讲,抗抑郁药物除了抗抑郁效果外,还有镇痛的作用。药物可以口服,还可以通过局部注射的办法注射使用,比如通过神经阻滞针把药物注射到神经周围或注射到病灶。还有一类主要的镇痛药物——糖皮质激素类药物,其有强大的抗炎镇痛作用,而且我们是局部应用,用量很小,避免副作用的顾虑。

第二项是手术治疗技术或微创手术治疗。微创手术治疗分为四大类:(1)去神经支配技术或暂时性去神经支配。其主要的作用是可以作为诊断应用,我们把某一个疼痛区域的支配神经打一点点麻醉药,疼痛消除了,可明确诊断某个区域是不是病灶。暂时性去神经支配是我们疼痛科的一个基本技术,既可以用来诊断,也可以用来治疗;(2)永久性去神经支配。对一些顽固性疼痛的患者,在各种药物都没效果的情况下,且疼痛区域有非常明确的神经支配,我们可以用射频等使神经产生变性,即把神经杀死,这就是永久性地去神经支配。但对良性疼痛疾病,我们一般不提倡使用这项技术;(3)解除解剖结构性的压迫。当神经周围由于组织异常对神经造成压迫或损伤时,我们可以把神经周围的这些组织去掉,最典型的例子是椎间盘突出;(4)神经调控技术。所谓的神经调控技术是利用电刺激的原理,主要是干扰正常神经或损伤神经的神经传递的作用,而且效果还是不错的,现在我们把这项技术当作我们疼痛科的终极技术,但缺点是比较贵。那么,除了脊髓电刺激以外,还有其他的电刺激技术,比如外周神经电刺激、脑深部电刺激等。


◆好医生网:疼痛专科医联体成立,对疼痛科医生和患者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

●吕岩教授:近年来,我国医疗资源配置不均衡、基层医院医疗水平达不到大医院医疗水平等问题日益凸显。而分级诊疗政策的推进可很好的改善这一现象,基层首诊、双向转诊、资源下沉、专科医联体不仅可以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还可以提高基层医生诊疗能力,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均可从中受益。我们疼痛科在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樊碧发教授的倡导下,率先在国内成立了疼痛专科医联体。疼痛专科医联体在中日友好医院成立后,辐射了周边的地区。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全国有24个省已经成立了省级的疼痛专科医联体,今年可能还会有2-3个省会成立疼痛专科医联体。我们的目标是未来的一年之内在各个省都成立疼痛医联体。虽然现在我们疼痛专科医联体形式上已经成立了,但未来怎么运作还需要我们做很多探索。


◆好医生网:医联体在搭建过程中都遇到了哪些困难呢?

●吕岩教授:实际上,困难很多。目前,我们成立的疼痛专科医联体处于形式大于内容的阶段,我们有很多内容设计,但实行起来确实遇到了很多困难。有些困难是客观的,暂时不好解决;有些困难是政策层面的。比如,转诊医保怎么来负担的问题、转诊过程中上级医院和下级医院的医疗收益分配问题、患者是否愿意留在基层看病的问题、怎样提高基层医院对常见病和多发病的诊疗能力问题等。


◆好医生网:为了克服这些困难,您有哪些建议?

●吕岩教授:第一,希望国家层面的政策导向比较重视,比如各级政府的医政医管部门等,在政策上能够适合医联体的运作;第二,加快基层医生的培养,我们国家现在正在推进全科医师培训,但全科医师培训需要时间,未来几年内,如果这些全科医生按期培训完毕充实到基层,这个问题就不难解决。因此,医改或医联体成立后,尽管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们的共同努力,我觉得未来前景一定是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