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特辑|樊碧发教授:疼痛专科医联体之机遇与挑战

樊碧发教授.jpg

★姓名:樊碧发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医院:中日友好医院

★专家介绍:博士生导师,现任全国疼痛诊疗研究中心主任。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疼痛科医师分会会长,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疼痛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疼痛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客座教授等。

专访要点采撷


好医生网:现代研究发现,疼痛会导致人体系统功能失调,免疫力抵抗力降低,植物神经紊乱,严重时还可导致“中枢敏化”。国内外在疼痛诊疗方面存在哪些差异?

●樊碧发教授:首先,我们说疼痛的问题,如果人体任何地方或内脏系统长期疼痛,严重时还可导致中枢敏化,中枢敏化往往伴随着中枢可塑性改变。比如,大脑是非常精密的,我们可以把大脑理解成一个非常精密的仪器,这种仪器在可以接受不同信息的情况下,塑性形状改变了,功能就改变了。这种情况下,广义而言,通过长期慢性疼痛后,大脑功能改变了,形态改变了,可能的代表区域改变了等,但究竟是怎么改变的、改变后对人体有什么影响等,国内外相关研究是有差距的。美国、欧盟的脑科学研究比较发达,当然我国脑科学发展也很快,但国内外在疼痛基础医学方面还是有差异的。比如,发现一些特殊疼痛的机制研究、很多特殊止痛物质的研究等。总而言之,大脑在导致疼痛、治疗疼痛、抗击疼痛的领域有好多未解之谜,期待着国内外通过共同努力,揭秘疼痛,攻克疼痛。


◆好医生网:据了解,您联合清华大学神经调控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进行脊髓刺激器的国产化研究,请您谈谈激发您进行这项研究的初衷和动力是什么?

●樊碧发教授:在疼痛治疗领域,尤其是顽固性神经痛治疗领域,神经调控技术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技术,而神经调控技术是有赖于设备的。以脊髓刺激为代表的神经调控技术,尽管早在2003年就引入中国,国内第一例治疗应用是由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完成的,但受制于国外产品售价高,因而得不到普及。大部分患者因为价格因素等不能接受治疗。为让大部分疼痛患者受益,是我们想做神经调控国产化的初衷之一;此外,随着神经科学的飞速发展,我国神经科学家、疼痛医学家早就发现了神经刺激的不同频率、脉宽等不同区域的刺激对人体的影响。鉴于此,我们也特别想在神经调控技术里安上我们的“中国心”,中国团队几十年来研究的刺激频率等以脊髓刺激形式做医学转化。我们正在联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做国产脊髓刺激器研究,而且前期的基础实验、动物实验已经完成,我们正在组织流程,研究很快会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好医生网:自201610月,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和全国200余家医院成立了疼痛专科医疗联合体。目前,疼痛专科医疗联合体主要有哪些任务规划?

●樊碧发教授:疼痛专科医联体,主要是为落实分级诊疗政策,我们联合200多家大医院,目前20多个省市上千家医院基本联合起来。主要任务是:第一,做技术的标准化。要想实现技术标准化,我们培训的内容要做到基本一致,各种规范化的操作要基本一致,各种诊疗指南要基本一致等;第二,疼痛专科医联体有责任帮助没有建设疼痛科的医院建设起疼痛科;第三,在大数据时代,某些疾病的研究或很多疼痛性疾病,需要上千家医院共同参与临床试验,而利用互联网技术的便捷性、实时性,将会对疼痛临床的进步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好医生网:目前,疼痛专科医疗联合体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哪些机遇与挑战?

●樊碧发教授:在倡导分级诊疗和双向转诊的当下,首先是国家政策的强力支持;而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疼痛性患者将会越来越多,这是非常大的机遇;另外,癌痛、创伤后的疼痛、神经痛等,大量的疼痛患者需要疼痛专科医生去呵护。因此,疼痛专科医联体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应运而生。当然,疼痛专科医联体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我们希望全社会关注医联体活动。疼痛医联体不只是大医院发起,我们要热忱呼吁小医院,包括社会、政府联合起来,支持医联体的发展,让医联体真正的“联”起来,把当地的学科建起来,变成能看病、看好病且老百姓信赖的科室,这就达到了我们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