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CO指南特辑|郭晔:头颈部肿瘤免疫治疗新进展

郭晔教授.jpg

现任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肿瘤医学部副主任、一期临床中心副主任。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副秘书长、中国淋巴瘤联盟常委、上海市抗癌协会头颈肿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抗癌协会淋巴瘤专家委员会秘书长。

专访要点采撷:


好医生网:近年来,头颈部肿瘤的临床治疗疗效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请您谈谈目前头颈部肿瘤在免疫治疗方面取得了哪些最新进展?


郭晔教授:最主要的是在于我们已经清楚了头颈肿瘤是一个免疫相关性的肿瘤,事实上,可以预知基本上所有的肿瘤都有免疫逃逸机制。很多研究都证明了头颈肿瘤是免疫相关性肿瘤,免疫逃逸是其发生发展都非常重要的机制。所以,怎么能够克服免疫逃逸,就是免疫治疗非常重要的机制。在过去的3-5年里,特别是关于免疫检查点PD-1或者PDL-1抑制剂的研究,在头颈肿瘤特别是复发转移头颈肿瘤中,获得了很大的突破。FDA已在2017年连续批准了两个PD-1单抗用于治疗。可见,目前这类药物在头颈鳞癌备受关注和青睐。预计PD-1之类的免疫治疗药物未来很可能会成为局部晚期或者高危头颈鳞癌做了局部治疗后很有效的维持治疗手段,能够更好地降低肿瘤的复发率,从而提高生存率。头颈鳞癌是一个多学科联合整治的治疗,而免疫治疗和化疗不同,它和手术、放疗、化疗都能够有效的结合,现在很多关于头颈肿瘤的社论都已把免疫治疗当作了头颈部鳞癌的第四大治疗手段。所以,免疫治疗肯定会在将来发生作用。另外,头颈肿瘤是有一些癌前病变的,可能早期会有免疫反应的存在,将来免疫治疗甚至有可能会用于癌前期病变的治疗,让它不要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癌种。


◆好医生网:在头颈部肿瘤免疫治疗的安全性管理中需要特别注意哪些要点?


郭晔教授:近年来,随着免疫治疗的应用,发现了它还是会有一些副作用,但基本上是一二级的副作用。随着的药物应用地越来越多,无论是ASCO还是NCCN都已经公布了关于免疫治疗相关性不良反应的管理事件。如果要用这一类的药物,就一定要对这个不良事件的发生发展以及处理原则有很好的认识。我认为这是需要关注的问题,但它的毒副反应相对比化疗、靶向治疗要轻很多。因此,只要关注了,能够有意识地鉴别和处理,我觉得这不会成为免疫治疗将来应用的主要的瓶颈。


好医生网:目前,肿瘤治疗已迈入精准化时代,头颈部肿瘤的疗效评估也需要个体化。请您谈谈应如何个性化评估头颈部肿瘤的免疫治疗疗效?


郭晔教授:精准治疗是我们肿瘤治疗未来的方向,免疫治疗对一部分人是有效的,而对另一部分是没效的。为什么相同的瘤种、不同的人群,效果会不一样?是在于其本身的基因状态、免疫的状态,甚至微环境会有很大的区别,导致了对免疫治疗效果的差异。一般来说,对于免疫治疗现在有多种组合。如果这个肿瘤本身的免疫相关性非常强,可能单用PD-1就有很好的效果,而免疫相关性不那么强的,用PD-1治疗效果就不那么高,此时就要分析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差异。另外,也有很多用免疫疫苗的方法来改善肿瘤内部的微环境,当用疫苗改善了免疫微环境,再用PD-1单抗,效果就会比原来好很多倍。所以,免疫治疗对未来抗肿瘤治疗甚至克服肿瘤或治愈肿瘤非常重要的手段。未来,肿瘤免疫治疗一定是精准治疗,特别是大数据联合多种机制的一种个体化的免疫治疗,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免疫治疗的作用。


好医生网:针对复发转移性头颈部鳞癌,应采取怎样的优化性治疗策略?


★郭晔教授:头颈鳞癌是个比较特殊的人群,一旦复发转移后,往往存在很多问题。对一部分病人:首先,要明确其生理功能能不能得到保证,只有病人的生理功能得到很好保障前提下,才能谈抗肿瘤治疗;第二,对于复发转移的头颈部鳞癌,最有效的药物应该是铂类药物,一般首先要参考病人是不是适合用铂类药物。但是,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药物是西妥昔单抗,其跟任何一种化疗药物都可以做很重要的联合,都能发挥很好的协同作用。所以,我们的治疗原则一般都会首先考虑把这两种药物相加相联合,然后再考虑有没有可能加第三种药物,这也是我们这个指南中非常推崇的一种整体的治疗原则。至于后期是不是有可能用免疫治疗,要根据患者当时的身体状况和其他医疗情况来综合加以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