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器械产业如何实现“国产化”突围?

置换1个骨关节有多贵?一个国产骨关节和一个进口骨关节相差多少钱?医疗器械产业如何才能实现“国产化”突围?老百姓何时才能用上物美价廉的医疗耗材?

4吨大米换1个关节——这是从医多年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河北省骨科研究所所长张英泽给出的“价格等式”。

“1吨大米卖1万块钱,1块钢板就是1万块钱,老百姓劳动一年的收入就只够一块钢板钱。要是换一个关节,多少钱?要4吨大米。”在5月12日由北京理工大学主办的“聚焦医工融合,助力健康中国”高峰论坛上,张英泽的一席话引得全场关注。

据统计,我国一年约有440万人发生骨折,其中80%需要做手术,即350万人。而作为手术主要耗材的钢板,平均售价在2万元上下,每年全国骨折手术患者在钢板上就要花费近700亿元。

放眼整个骨科,张英泽指出,我国患者每年在医疗器材上的花费约1000亿元,其中80%的器材都依赖进口。“也就是说,一年800个亿被外国人拿走了。我讲的这些耗材不包括检验、检测的设备,检验检测的设备几乎都被国外所垄断。”张英泽说。

钢板、骨关节只是医疗器材的“冰山一角”。心脏支架、PET/CT、高性能彩超……这些高技术医疗器械设备,集中了医疗领域最新的科技进展,为人民的健康保健提供着有力支撑。但我国医疗器材产业关键部件缺乏核心技术、设备依赖进口,已成为困扰发展的瓶颈问题。

面对国内医疗器械领域被“卡脖子”的现状,张英泽呼吁医科与工科需要走向深度融合,提升相关领域设备的国产化率。

“医学是一门交叉学科,传统西医是建立在解剖和化学两大基础之上的一门学科。一百年前,美国人就已经认识到了医工结合的重要性。”张英泽说,美国人在学医方面要先学一个四年的理工专业,两年的医学基础,还有两年的医院实习。所以,美国的医生基本都是医工结合的医生。

但目前国内医科与工科之间的互动还远远不够。“中国的学科分类比较明确,医科与工科原先之间并没有交叉,特别是在人才培养和课程设置上,之前两者之间融合比较少。”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陈杰在接受采访时说,很多情况下,搞工科的人不懂医学,搞医学的人对工科也不是很了解。

如何架起沟通医工之间的桥梁?“作为理工类院校,可以通过课程设置、学生交叉学习等方式实现复合人才培养。同时,也可通过与医学院或相关实习基地合作,全方位开展学科融合。”陈杰说。

可见,医工深度融合,是提升相关领域设备的国产化率的有效途径之一。重视国产,重视人才培养,重视医工深度融合,相信医疗器械国产化崛起,可期可待!

 

 

综合材料自医械世界-好医生医械世界、科技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