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结直肠癌外科的3大问题,你是否也身陷其中?

有人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腹腔镜、机器人、3D手术,科技的飞速发展将外科治疗在技术层面推向微创、精准的极致;

也有人说,这是最坏的时代,在“炫技”潮流的裹挟中,外科医生已经不再重视临床基本技能的培养,失去了作为学者的思维和作为医生的温度。

虽然可能有些夸张,但是,回顾既往,手术技术的进步似乎并未带来肿瘤生存率的大幅提高,来自中国本土的外科领域高质量临床研究的数量也仍旧堪忧。

如何看待中国外科医生群体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在1118日于成都召开的第十四届全国大肠癌学术会议上,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顾晋教授,分享了他对于中国大肠癌领域临床实践和学术发展的思考。


重视手术技能 忽略三基训练

毋庸置疑,结直肠癌外科已经进入微创时代,高密度的学术会议占用了医生大量时间,会议上炫酷的LED大屏、气派恢弘的展示,似乎已经成为常态,成为“学术”的代名词。

现代化的媒体形式带给我们巨大的视觉冲击,而在其背后我们更要关注的是,这对临床工作、对病患又有多大的帮助?

对此,顾晋表示了他的担忧:“还有多少医生仍旧关注结直肠癌的基本技术和基本技能?对手术部位解剖结构的精准掌握,对临床基本概念的熟悉,以及对‘望、触、叩、听’等临床基本技能的熟练运用,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但已经被很多人忽略的东西!”

最近,针对国家卫计委《中国结直肠癌诊疗规范2015版》(以下简称《规范》)理解和执行情况,中国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主导进行了一项全国调查,其中包括8个深度访谈和1472位临床医生问卷调研(包括17项规范相关问题),信息分析的结果发现,规范问题平均正确率仅为68%1/4的答卷中正确率不足50%。例如,术后需要化疗的患者中,仅有60%实际接受了治疗,其结果令人担忧。

“恶性肿瘤的治疗应该从《规范》的认知和执行抓起,加快更新频率,借助多种媒体平台推广《规范》。在临床工作中,应严格遵循外科手术规范,强调临床分期的必要性,掌握外科基本功……”顾晋说:“现在还有多少大肠癌外科医生仍旧在使用听诊器?我希望大家能重新‘拾起’你们的听诊器,重新重视起临床诊断基本功。”


紧跟国际潮流 但缺乏自身修炼

“这么多年,我们的临床研究一直在‘跟风’,从TMETEMTAMIS到柱状切除、ELAPSCMETA-TME……,我们一直是在‘疲于奔命’地追赶,没有时间思考。”顾晋毫不讳言,直肠癌外科领域,一直缺少代表“中国经验”的大样本临床研究。

中国的患者群体庞大,中国医生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但是这些数字和经验能否转化成真正有价值的数据?我们过于重视数量,而忽略了质量。我们有世界上最多的病人资源,但是在顶尖的国际会议讲坛上能够引领学术潮流的中国的讲着却是凤毛麟角。

“我们总有个错误的观念,好像‘多就是好’。但实际上,被评为‘Best Hospital in the World’的医院,是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Shouldis,这家医院仅有89张床位,但以优质的服务赢得世人的赞许。病人多并不能说明治疗精,中国需要‘独一无二’的研究。”顾晋说。


强调微创技术 忽略困难手术

“现在大家都非常强调微创技术,外科医生不做微创,在外科界‘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而一些困难的手术,往往少有专家问津。”顾晋的观点是:“外科医生对一些困难的病人和手术,不应该轻易放弃。”

顾晋教授遇到过许多“不是很难”但是在其他医院无法得到恰当治疗的病患。

一位“结肠癌晚期侵犯十二指肠,”的病人,在外院首次仅仅进行了姑息手术治疗,效果不佳。顾晋和他的团队仔细为病人进行了检查,并断定病人是有机会通过手术根治肿瘤的。他们的手术方案是,游离升结肠,在结肠-回肠吻合口远端切断横结肠并充分显露结肠“侵犯”十二指肠的部分,实际上仅仅是很小的肿瘤侵犯,在部分切除十二指肠,最终为病人完成的肿瘤的R0切除。

还有一位直肠癌骶骨受侵犯的病人,顾晋和团队医生,首先为病人进行了经腹和会阴联合手术,与骨科医生密切配合,从后方建立入路,切除受侵犯骶尾骨及肿瘤,仍然完成了R0切除。

“这些手术方式的确复杂且少见,而且有一定的风险,但是如果我们做了,病人就有治愈的机会。对病人来说是获益的。”顾晋说:“病人的生命就掌握在我们的手中,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有时候就是外科大夫的决策。”

最后,顾晋列举了中国结直肠癌外科面临的挑战——规范的结直肠癌外科医生培养制度尚未建立;青年医生热衷技术,忽略人文素质的培养;缺少外科真正的“中国制造”。“应该积极开展临床研究,科研合作,走出去,促进国际间学术交流合作”他说。

“外科医生不是‘歌手’,不可能一夜成名。”顾晋总结说,“年轻医生要成长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需要‘卧薪尝胆’。提倡“工匠精神”,只有数十年如一次的辛勤付出,才会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