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治疗,中国处在什么水平

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重,未来的抗癌斗争必将越来越惨烈。目前中国癌症死亡率发病率比维持在0.6-0.7。换句话说,60%-70%的癌症患者最终都没有治愈。

那么放眼全球,中国是什么水平呢?

1.png

2.png

信息量有点大?好吧,来划重点。

3.jpg

东亚癌症发病率显著低于欧美发达地区的同时,死亡率竟还要高于欧美。东亚国家本土都是黄种人,我国人口占东亚比重极大,因此东亚统计结果与我国统计结果几乎无异。

3.png

难道发达国家的癌症患者都治愈了吗?没那么简单,形成发病率和死亡率明显差异有多种原因。

原因一:发达国家发病率高,人口老龄化结构占主要原因。老年人患癌症的风险比年轻人高得多,老龄人口比重大,癌症发病率自然就高了许多。

以最新版《五大洲癌症发病》为例,美国癌症发病比例对比北上广平均值,年龄越大差异越明显。

目前我国60岁以上人口占12%,美国18.4%,英国22%。但是预计在2035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24%。我国的医疗行业及保险行业对此要提前做出准备!

原因二:死亡率较高癌症在我国所占的比重大。例如肝癌,2012年全球发病782,500例,死亡745,500例,我国患者占据一半的数量。

主要发病癌种在经济条件不同的国家差异很大:在欠发达国家感染引发的癌症(肝癌、胃癌、宫颈癌)比例较高;在发达国家结肠癌、乳腺癌(女性)、前列腺癌、肺癌占比较高。

4.png

我国近年的癌症发病形式是:男性前列腺癌、结肠癌呈增长趋势;女性乳腺癌、宫颈癌呈增长趋势,甲状腺癌异军突起。

5.png

原因三:以我国为代表的欠发达国家,癌症发现通常在较晚期,因此难以治愈。

例如,早期患者可以进行放射治疗,但晚期患者则往往不推荐放疗。2013年估计在我国仅有不到一半的癌症患者可以接受放疗;而北美几乎所有患者都能可以接受放疗,说明北美患者几乎都在早期就被发现了。

6.png

发达国家通过尽量做好筛查工作,将肿瘤遏制在早期,往往能够极大的提高患者的生存率。

美国通过禁烟运动和对4种主要癌症(肺癌、乳腺癌、前列腺癌、结肠癌)的早期筛查,从20世纪90年代初到2014年减少肿瘤死亡病例200多万例。从1991-2014年,美国癌症死亡率下降显著,男性下降31%,女性下降21%

7.png

原因四:我国医疗投入有待提高,人均可利用医疗资源不足。

8.png

虽然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医疗卫生投入占GDP总量依然不高,患者自费承担支出比例较英美还有不小的差异。

从上表中,还可以看出虽然我国癌症临床试验数量虽超过印度、俄罗斯两国之和,但依然不足美国的1/10、英国的一半。发达国家更多的临床试验意味着产出更多的新治疗方法、新理念,欠发达地区引入新科技的滞后导致部分患者没有争取到治疗机会。

癌症死亡发病比率一项,我国则是处于最后一名,也就是说我国70%的癌症患者最终死于癌症,而美国仅33%,英国40%

我国与世界另二大欠发达国家(俄罗斯、印度)对比,癌症医疗方面有着一定的优势,但对比英国和美国时,依然存在多方面的不足。

9.png

如此看来抗击癌症任重而道远,必须上下齐心共同努力,才能改善我国的癌症医疗环境,达到降低癌症发病率、死亡率的目标。

首先,从人种或民族文化的角度,我们可能并不那么受癌症青睐。根据美国按种族分类癌症统计,亚裔人群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明显低于其他种族。

同时,我国正在加强疫苗的普及。儿童乙肝疫苗接种率目前已经超过80%HPV疫苗也在2016年批准引进,适龄人群现在已经可以在国内完成疫苗接种了。

10.png

另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主要城市已经开始严格控烟、禁烟。相信在公众的共同努力下,由长期吸烟引发的肺癌比例将有所下降。

人们对自己的身体健康也开始越来越重视。市场分析报告显示从2014年到2020年我国健康体检产业将由百亿级增长至千亿级。其中癌症早期筛查作为体检的重要项目,增长相当明显。

目前我国正处于第十三个五年规划进程中,脱贫和环境保护已经写入了目标要求中。实际上,我国的环境正在逐渐的改善,2006-2010年期间政府投入七千亿人民币进行水利建设,未来预计为治理空气污染和水污染投入超过三万二千亿人民币[5]

现在我们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关键时期。人民越来越富裕的同时,相信在政府、医护工作者和广大群众的共同努力下,我国癌症形势将出现转变,癌症治愈率也将越来越高。

 

参考文献:

1. Torre L A, Bray F, Siegel R L, et al.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2012[J].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2015, 65(2): 87-108.

2. Chen W, Zheng R, Baade P D,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J].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2016, 66(2): 115-132.

3. http://ci5.iarc.fr/Default.aspx

4. Siegel, R. L., Miller, K. D. and Jemal, A. (2017), Cancer statistics, 2017.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67: 7–30.

5. Goss P E, Strasser-Weippl K, Lee-Bychkovsky B L, et al. Challenges to effective cancer control in China, India, and Russia[J]. The lancet oncology, 2014, 15(5): 489-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