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规模的康复医疗中心得这么办!可谁来办?

在中国,一家成规模的康复医疗中心,康复训练区总面积不能少于200平方米,业务用房建筑面积不少于500平方米,至少要配备5名专业人员,其中至少有1名医师……

分级诊疗、激发医疗领域投资、鼓励社会力量办医大背景下,118日,国家卫计委发布了《康复医疗中心、护理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以下简称“标准和规范”)。健康点此前也已经报道,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以及资本助推,康复医疗已成为诸多机构纷纷抢食的“香饽饽”。着眼基层康复医疗的这份政策文件,能否再添一把火?

康复照护通往家庭的“最后一公里”

“康复医疗中心”的概念,虽然实践中已经遍地开花,但从政策上看是个新兴事物。

今年810日,国家卫计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传达出一个重要讯息,卫计委将在已批准5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的基础上,再增加5类独立设置的医疗机构类别,包括康复医疗中心,护理中心、消毒供应中心、中小型眼科医院、健康体检中心。

彼时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正在为这5类新的独立设置医疗机构起草制定相关基本标准及管理规范,方便社会力量举办这5类医疗机构。从这个表态上看,“标准和规范”显然更多是为社会资本进入设置基本门槛和指南。

这在文件中也显露的很明显。比如规定“鼓励康复医疗中心、护理中心集团化、连锁化经营,建立规范、标准的管理与服务模式。对申请举办集团化、连锁化康复医疗中心、护理中心的,可优先设置审批。”

那么康复医疗中心有哪些基本门槛呢?

功能尚未完全恢复,但医疗需求没有大到继续住院,照护需求又没有小到家庭可以承担。康复医疗中心设立的目的是打通从医院康复科到社区和家庭的“最后一公里”。

按照政策设想和规划,这“最后一公里”上,应该站满了从综合医院或康复医院出院的患者。这些患者以慢病、老年病、治疗恢复期、身体功能障碍人员为主。

它不是医院的康复科,也不是已有的公立二三级康复医院,而是独立设置并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机构。

它可以选择提供住院康复,也可以只开展日间康复。它最好能集团化、连锁化经营,建立规范、标准的管理与服务模式,如能达成,即可获得卫生行政部门的优先审批。

在管理上,它被纳入各地医疗质量管理与控制体系,由各地卫生计生行政部门监管。还要和当地综合医院协作以提升能力。

国家康复辅具研究中心标准与理论研究部主任罗椅民认为,随着中国高速进入老年社会,老年人的慢病管理与治疗康复都迫切需要约束标准。

正本?提供医学康复的医疗机构

说到底,康复医疗中心的定位是“医疗机构”。

这类医疗机构的专业设置必须包括语言、运动、感觉等功能以及生活能力的评测;还要能做脑、骨损伤及肿瘤等多种疾病的康复治疗;要开展运动训练、辅助用具训练、职业活动训练等物理、作业治疗;还要提供影像、检验、药事、营养、消毒等保障服务。

这样一家以提供康复服务为唯一目标的“医疗机构”,其“软硬件”配置标准明晰严格,比如必须设置有总面积不少于200平方米的康复训练区,常规设备要参照一级综合医院的基本设备。

如果提供住院康复,那么床位总数不少于20张;卫生专业技术人员每床至少0.5人配备,医师、康复治疗师和护士比例不低于1:2:3;每床建筑面积不少于50平方米。

如果不提供住院康复,日间康复床位总数不少于10张, 卫生专业技术人员不少于5人,其中医师不少于1名,康复治疗师不少于2名;康复医疗业务用房建筑面积不少于500平方米。

罗椅民表示,观察过往的社区服务及现下的养老驿站,始终没能实现医养结合,原因就在于医疗门槛高,规范严,社区的医疗保障跟不上。那么现在这次标准对于提供康复服务的机构来说是否太高?

罗椅民认为,人员、场地和设施标准已经考虑到了承办者的成本,且降低了承办者的门槛。200平方米的康复场地对于社区日间照料、康复治疗已经足够。

康复医疗中心的设立标准,适应了中国养老发展形势的需要。“今后可能会有一大批离退休医务人员就近在自家门口合伙设立康复医疗中心或者参与康复医疗工作。”罗椅民判断。

潜力巨大 前景广阔

“健康老龄化”是卫计委针对康复、照护出台机构设置标准的背景之一。根据《“十三五”健康老龄化规划》披露数据,“十三五”期间,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平均每年约增加640万,到2020年将达到2.55亿左右,占总人口的17.8%左右。

《规划》还披露,2015年失能和部分失能老年人约4063万人,持残疾证老人达到1135.8万。

供应严重不足的服务与潜在的巨大需求之间形成鲜明对比。《规划》显示,截至2015年,全国共建有康复医院453所,护理院168所,护理站65所;全国康复医院、护理院、护理站从业卫生人员分别为36441人、11180人、316人。

康复护理不足,一方面导致失能、部分失能人员及其家庭生活负担加重,生活质量下降,另一方面也直接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

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人口老龄化对上海医疗费用的影响研究》显示,上海市 60岁以上老年人人均医疗费用约是其他年龄组的6倍。接近20%的老年人群消耗了50%左右的医疗资源。

这些消耗医疗资源的老年人并非全都需要医疗服务。其中有一部分仅需要护理服务的患者,由于保险不能覆盖护理,出于经济考虑选择医疗机构就诊。有相当数量的部分失能、完全失能老人由于无法获得护理服务而无法出院。但因为有住院天数限制,时间一到,就先办理出院再办理入院。

《规划》提出“我国目前尚未建立起适应老年人健康需求的综合性、连续性的服务体系。老年医疗卫生服务机构、康复医院、残疾人专业康复机构、护理院等机构数量有限且地区分布不均,失智照护、安宁疗护等机构严重缺乏,为社区和居家老人提供健康服务的能力亟待加强。”

高级康复理疗师坦言:盈利才是根本

康复专业有细致分类,脑卒中、肿瘤、运动损伤、颈肩腰腿痛等等,每一种问题都对应着不同的康复方案和康复手段。

事实上,康复医师、康复治疗师、康复训练师、按摩师都需通过相应的执业资格考试。

但一位上海的高级康复理疗师告诉健康点记者,在聘用工作人员时,团队通常更注重治疗思路、手法和康复效果。此外,在医疗机构从业的康复治疗和训练师是少数,绝大部分都在医疗机构外就业,在北上广深更是如此。

基于国内患者的康复理念尚未形成,这位康复理疗师对康复行业的发展态度悲观。他告诉健康点记者,由于患者及家属对康复的付费习惯尚未形成,康复机构的项目收费低于美容院、养生馆。低收入和低社会评价,使得康复专业的毕业生大量流失,行业从业人员鱼龙混杂,技术水平薄弱,往往“大病不会治,小病治不了”。

作为在业内已取得成绩的高级理疗师,他没有按照标准建立“康复医疗中心”的动力。在他看来,目前个人开设的康复机构效益一般,扩大规模将难以为继。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已出台政策扩大康复医疗的报销范围。去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计生委、民政部、财政部、中国残联联合印发了《关于新增部分医疗康复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障支付范围的通知》,则要求各地将“康复综合评定”等20个康复项目纳入医保支付范围,且原已纳入支付范围的医疗康复项目继续保留。这一政策颁布后,各省市陆陆续续地开始执行。

但是健康点采访的这位业内人员依然不认为将康复医疗中心的项目纳入医保就能够解决营收问题,场地标准带来的房租成本、医保带来的项目费用上限都使盈利成为难题。

更何况,当下政策虽然已经新增了不少可以医保报销的康复项目,但医保支付比例仍旧偏低,而且严格限制次数和期限,这也是导致康复医疗目前发展的一大障碍。

“标准和规范”规定:康复医疗中心、护理中心应当与区域内二级及以上综合医院建立协作关系。显然主管部门也希望通过医联体等方式扶持、壮大基层康复力量。事实上,实践中也有类似案例。就在本月初,甘肃省康复医疗联合体成立,这一康复医联体由甘肃省康复中心医院牵头,组合14个市州和甘肃矿区、86个县(市、区)残联康复机构、综合医院和中医院的康复医学科,统一构建。

不过制度落实需要细化配套措施。谈及和大医院的协作,将需要进一步康复的患者导流至康复医疗中心时,这位康复理疗师表示:“很多医生也不知道该找谁,我治疗的患者里就有不少医生家属。”

罗椅民认为,康复医疗中心的目的是解决“平民康复”难题,这就决定了其服务盈利微薄。罗椅民判断,未来政府必定会通过一些手段对面向康复医疗中心加以扶持,中医药也会在康复医疗中心里扮演重要角色。


原标题:卫计委发文:成规模的康复医疗中心得这么办!可谁来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