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院长数次弹泪:这是我们的希望吧

  • 2017-11-07 10:14:17 来源:医学界

    浏览(3031)

“不管什么专业的专家,都是我们渴求的,希望通过医师志愿者工作委员会这个平台,帮助我们建立一个长期联系支援的信息平台,请求平台内的专家老师,在我们联系请教时,给予我们最大程度的帮助。”

115日上午,德宏州第二人民医院沈赵留院长面对着前来德宏州开展义诊活动的中国志愿医生们吐露了他的心声:

“作为欠发达落后地区的医疗卫生单位,我们的能力严重不足,但承担的任务却十分艰巨,不管什么专业的专家,都是我们渴求的,希望通过医师志愿者工作委员会这个平台,帮助我们建立一个长期联系支援的信息平台,请求平台内的专家老师,在我们联系请教时,给予我们最大程度的帮助。”

1.png

左:沈赵留院长  右:凌锋教授

当天是中国志愿医生走进云南德宏州开展义诊活动的第三天,志愿医生们兵分两路,分别走进德宏州第二人民医院和芒市人民医院,根据医院需求开展教学查房、指导病例讨论及手术示教活动。

此次活动由中国医师协会医师志愿者工作委员会主委凌锋教授策划发起并亲自领队,在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和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支持下顺利成行。

根据医院的状况和面临的困难,沈赵留院长向以解放军总医院(301)老年心血管病专家李小鹰教授为首的志愿医生们提出了几点具体的需求:

他请求志愿医生们能够帮助二院在心血管内科、妇产科、儿科、中医科、传染病、精神病防护等领域分别联系一所医院,接收二院医生前去进修,并能派出专家到二院来指导,协助提升各科技术服务能力;

此外,德宏州作为少数民族聚集地,有丰富的民间医药资源,希望能够在民族医药研究和开发上得到专家指点和帮助。

之所以一口气提出这么多需求,沈院长表示这个机会实在是太宝贵了,而医院的现状已经到了让他夜不能寐的地步。

这个院长的担子太重

虽然调到德宏州二院担任院长两年多,沈赵留院长已经倍感压力,他坦言这个院长的担子实在太重,“我真的要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的精神去做。”

德宏州第二人民医院的前身是云南省农垦总局第二职工医院,在农垦时代的后十余年间,由于体制、机制和管理等多方面的原因,医院业务持续下滑,几乎濒临倒闭。

2012年,医院划转给德宏州人民政府管理,更名为德宏州第二人民医院。下一步又要更名为德宏州中医院,加挂德宏州傣医医院、德宏州民族医药研究所和德宏州第二人民医院三块牌子,同时还承担着德宏州精神卫生中心和传染病隔离防治中心职责。

沈院长表示:“我们这个医院可能是全国唯一一所这么特别的医院,集中了中医、西医、精神病、传染病和民族医药研究等内容,可以称得上一个医疗集团了。”

在如此多的责任重压下,医院人员配置却十分堪忧,医院目前有医务人员566人,平均年龄不到30岁,其中高级职称34人,正高职称仅4人,而医院现开放床位900张。

“我们的技术服务能力还相当薄弱,而我们又处于这样一个复杂的区域中,承担着众多责任,我们希望能够加大对我们的支援力度,不管什么专业的专家学者来了,都是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

至于引进人才沈赵留院长更是不敢想,如今整个德宏州连一个规培生都吸引不来,今天的二院,招聘的都是本科生,这些学生招聘进来后再送出去进修学习,但学习效果并不完全理想。

出去进修,很多时侯是帮进修医院打打杂,大多数核心技术,根本没有上手操的机会,进修回来后,并不能及时提升医院整体实力。

不光是医院医务人员配置薄弱,就连行政班子领导也缺兵少将,自从到二院任职以来,大多数时间都是一名院长,一名副院长在工作着,并且副院长还要承担临床工作,在州委州政府的关心下,在职数上现在增加了一名,加上原来空缺的,可能马上就会配足。

最近弹了好几次泪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在巨大的压力下,沈赵留院长表示自己最近还是弹了好几次眼泪。

二孩政策放开后,德宏州二院的一些女职工也想要孩子,但在人员配置如此紧张薄弱状态下,医院没法给这些怀孕的女职工放假。

“她们怀孕后,有的三个月,有的到六七个月时,流产了,主要原因就是太累了。前几天我们的妇产科医生,因人力配备不足,有一天有两名医生连续上满48小时没有一刻休息啊,我很想让她们歇歇,但病人赶着停不下来,我这个院长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又不会做妇产科,不然我就去替她们了。”

在繁重的工作下,二院职工的收入却与劳动付出不相适应。“我们一般的员工拼死拼活一年收入不到10万,医改政策要求公立医院主要由政府投入建设,医院的收入结余部分,除购买各种保险后,主要用于员工福利,但目前医院还要发展,我们那本不多的结余,也只能用来投入到医院的建设发展中。

所以我只能对我的员工说:我们医院植根于农垦,发扬农垦人,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我说我们再勒紧裤腰带干十年,到时候我也该退休了,十年后大家的日子也该好过一些了。”

虽然人才是二院最大短板,但二院引进不来研究生人才,主要也是因为没有钱,在向志愿医生们介绍医院设备状况时,沈院长表示医院还在用着单排CT,这种CT在内地恐怕只能在古董店里找了,医院刚刚购买了一台16CT和一台1.5T核磁,全院医生已经欢呼雀跃了。

2.png

李小鹰教授和二院心内科医护们

德宏州二院的心内科还未单独分出来,处于大内科之下,仅有三名医生。李小鹰教授在查完房讨论完病例后问他们有什么需求,一位医生表示希望能得到去进修心脏介入技术的机会。

但李小鹰教授告诉他们,医院现在还不具备开展介入技术的硬件设备条件,所以进修学习回来也无法开展,希望他们能先去把心内科知识系统的学习一下,等医院各方面条件都具备后,再考虑发展自己的专业方向问题。

因此当医生志愿者来到德宏州二院的时候,沈赵留院长激动万分,他希望能够把握住这次机会,希望这些专家们能够真心实意的帮他们培养出一批人才,提升医院的整体医疗水平。

为志愿医生们介绍完医院的情况,沈院长向志愿医生们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希望能够建立起长期的联系。

沈院长说:“不管能够给我多大的支持,我都会很感激,一下子提出这么多要求,估计专家们的压力也很大,这是我们的希望吧。”


原标题:这位基层院长急哭了:我们太缺医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