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医疗成投资界抢食的“香饽饽”!

  • 2017-11-06 10:47:04 来源:健康点

    浏览(2622)

随着国家政策的鼓励以及资本助推,康复医疗已成为诸多机构纷纷抢食的“香饽饽”,其中尤以康复医院备受上市公司青睐。

近日,三星医疗(601567.SH)发公告称,其下属子公司宁波明州医院有限公司(简称“明州医院”)拟以现金3.2亿元全资收购浙江明州康复医院有限公司(简称“明州康复医院”)

据健康点不完全统计,算上三星医疗,目前共有14家上市公司涉足康复医疗领域,其中有5家均是跨界而来。比如海宁皮城,其主业是皮革;三星医疗是由三星电气改名而来;湖南发展原主业是水力发电;万方发展则由房地产业务转型到医疗健康领域;而澳洋科技的主业则是粘胶短纤、棉浆粕。另外9家则本身从事医疗健康相关产业。这9家公司分别是昆药集团、天士力、复星医药、和佳股份、华邦健康、恒康医疗、尚荣医疗、汉森制药、东富龙。

2.png

健康点制图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从上市公司布局康复医疗的时间来看,除了湖南发展、万方发展、天士力早在2012年就布局这一领域外,其余公司均是近2~3年才开始涉足这一领域。

目前,公立医疗体系下的康复医院主要是各地区一级医院和二级医院转型而来,但这些医院仍无法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康复医疗需求。因而才有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纷纷入场布局这一领域。

康复医院为何受资本青睐?

为何康复医院能获得如此多上市公司的青睐?

相比其他医疗机构,康复医院的一大特点是利润高且盈利周期短。有数据统计,国内医疗行业平均投资回报期在10年以上,部分发展顺利的公立医院平均投资回报期在5年左右,而康复医院平均只需要3年。对上市公司而言,投资布局这一领域不失为短时期内提升业绩的一个好策略。

三星医疗公告显示,明州康复医院从成立到实现盈利用了不到3年时间。明州康复医院成立于201411月,2017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558万元,实现净利润623万元。交易对方承诺,明州康复医院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不低于2000万元、2300万元、2645万元。

申万宏源的一份研报显示,澳洋科技旗下顺康医院2014年的康复医疗业务收入1300 万元,净利润195 万元,净利率在15%以上;澳洋科技2.59 亿元建设新的康复医疗项目,包括新建一所港城康复医院和合建30家连锁康复科室,预计建设周期三年,建成后项目年均销售收入1.78 亿元,年均税后利润4522 万元。

除了“利润高且盈利周期短”这一特点外,康复医院还具有“人才成本低”、“运营模式易复制”两大特点,因而这14家上市公司所布局的康复医疗均计划做成连锁医院的模式。

自建、收购、托管并行

健康点发现,目前涉足康复医疗的上市公司布局这一领域的方式主要有以下三种:自建、收购和托管。而且,这三种方式各家企业都是并行操作。

比如三星医疗将以明州医院为依托,实施“综合性医院、专科医院、精准医疗”三位一体的发展策略,并计划在2015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托管、并购、合作、合资、新建等多种发展模式,独资或控股150家医院及其他医疗机构。此外,三星医疗还计划其募集资金中近40亿元将主要用于医疗项目投资建设。

自建、收购和托管三种模式各有利弊,对上市公司而言,他们最看中康复医院的盈利能力,正所谓“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湘雅博爱康复医院(以下简称“湘雅博爱”)院长周江林接受健康点采访时表示,自建医院相对周期长,“但如果一个公司打算将康复医院作为长线布局,在财力足够的情况下,自建模式更好。”周江林说道,自建模式质量可控,另一方面,国内目前可收购的比价好的康复医院标的并不多。但周江林也提到,做康复医院纯自建资产相对较重,因此要因地制宜,自建、收购、托管相匹配更好。

借力知名医院

决定一家康复医院盈利水平高低的关键指标有三方面:第一,获客;第二,医疗水平;第三,管理水平。

获客对康复医院至关重要。对一家新设立的康复医院而言,借力三甲医院的品牌影响力是常见的一种做法。

比如湖南发展投资的湘雅博爱通过与湘雅医院进行品牌合作的方式获得病患资源。海宁皮城也是采取与四川当地知名康复医院合作共建的模式来布局康复医疗。

实际上,湘雅博爱相当于被湘雅医院全面托管,双方共享资源,实现共赢发展。

湘雅博爱的院长、学科带头人、临床科室主任和主要职能部门负责人均由湘雅医院本部骨干精英担任,其余专业技术人员均由湘雅医院相关科室进行临床规范化培训,并与湘雅医院共享科研教学资源;职称晋升体系纳入省级医疗机构统一管理,符合中南大学人才引进标准的可调入湘雅医院,然后再由湘雅医院委派到湘雅博爱康复医院工作。

而湖南发展与湘雅医院采取不投资、不占股的合作模式,将博爱康复医院冠以“湘雅”品牌之名。在转诊资源的共享的前提下,湘雅博爱康复医院支付湘雅医院的品牌费、技术使用费、多点执业等费用,二者在品牌冠名和技术支持方面以固定费用的形式合作,当床位数超过一定数量后双方将进一步洽谈合作模式。博爱康复每年病人8600人次,目前包含从湘雅等综合性医院承接的病人初步估算约占总人次的 1/3。值得注意的是,湘雅博爱的投资方之一还有上市药企天士力。

按照计划,湖南发展将依托于湘雅医院合作的这种模式连锁康复医院连锁机构,其计划3-5 年布局完湖南地市级层面。目前,湖南常德博爱康复医院、湖南湘西自治州博爱康复医院、湖南衡阳博爱儿童康复医院相继取得医疗卫生部门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正式对外营业。此外,湖南发展还与湖北侨亚合作设立了武汉侨亚博爱康复医院。

在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普外科主任徐青看来,康复的前提是要有好的治疗,因此相对专科的康复医院必然要依托大型公立医院来运作。

进展不及预期

与综合医院类似,康复医院是否开通医保也直接影响患者数量、利润情况。

据悉,明州康复医院已相继开通了杭州市医保和浙江省医保,湘雅博爱成立之初就获得了湖南省、长沙市医保定点医院资质。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已出台政策扩大康复医疗的报销范围。去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计生委、民政部、财政部、中国残联联合印发了《关于新增部分医疗康复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障支付范围的通知》,则要求各地将“康复综合评定”等20个康复项目纳入医保支付范围,且原已纳入支付范围的医疗康复项目继续保留。这一政策颁布后,各省市陆陆续续地开始执行。

有业内人士称,即使政策已经新增了不少可以医保报销的康复项目,但医保支付比例仍旧偏低,而且严格限制次数和期限,这也是导致康复医疗目前发展的一大障碍。据周江林介绍,目前湘雅博爱的医保患者比例不到50%

此前,湖南发展在公告中称,湘雅博爱院长周江林承诺业绩:湘雅博爱2015-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600 万元、1800 万元、2000万元。博爱康复为三级康复专科医院,共有420张床位,康复医院2012 年下半年正式运营,2014年收入过亿,盈亏平衡。

但在湖南发展2015年年报、2016年报以及2017年年报中,关于湘雅博爱的经营情况,只提及收入、诊疗人次、入院人次增长比率,对湘雅博爱具体的营收、利润情况并未披露。 “公司康复医疗、养老业务处于快速布局阶段,前期投入较大,短期内难以产生良好收益。”湖南发展在2016年报中如是表述。

与湖南发展、澳洋科技这些跨界而来的上市公司不同,医疗健康相关的上市公司布局康复医院更多是从产业协同的角度去考虑。但目前来看,这些公司在康复医院的布局上并不理想。

去年,昆药集团发布公告称拟2550万元与江苏弘景医药投资公司合资设立康复医院。昆药集团表示,通过合资成立康复医院,昆药集团将借助合作方医院终端优势,在南京设立定位于终端术后医疗护理、康复的医疗服务机构,以医疗联合体或技术指导的方式与当地大型三甲医院合作,规划将其建成二级康复类医院。不过,这一合作之后未见公开披露有新进展。

此前,复星医药发公告称其将设立合资公司,意图将复星集团的医疗服务资源嫁接复星高科技的养老服务资源,以在养老基础上构建护理康复医院,实现康复护理的布局。但这一合资公司具体进展如何,目前也不得而知。

而和佳股份此前与郑州人民医院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医管理公司”)计划合营的康复医院至今仍在前期准备中。

根据公告,和佳股份原本计划将与“郑医管理公司”合营的这家康复医院定位于神经康复和骨伤康复业务,并以服务高端客户为主,并计划将其打造成和佳股份的康复医院旗舰店,以复制相关成功经验实现连锁康复医院布局。而今,这一表述被应用在南通和佳国际康复医院身上。

和佳股份经过3年的考察、选址、建设,其第一家康复医院南通和佳国际康复医院预计今年内将开始试营业。

康复人才短缺

有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国内康复医疗市场规模仅有200亿人民币(人均15元人民币)2023年我国康复医疗产业规模有望达到103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不低于18%。可以预见,未来将会有更多资本介入这一领域。

有业内人士曾介绍,投资康复医疗目前仍存三大壁垒:人才壁垒、产业壁垒和医保壁垒,当医保壁垒在不断打破时,人才和产业壁垒仍存。

有数据显示,我国康复医师占基本人群的比例约为0.410万,远低于发达国家。美国、欧洲、加拿大等国康复治疗师的数量平均为60/10万人口。“国家目前对于康复医疗的重视程度还不够,想要培养更多康复人才,留住更多康复人才,必须要提供稳定的收入。”徐青表示。

周江林告诉健康点,康复人才短缺是目前制约康复医疗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不同康复医院缺的人才有所差异,湘雅博爱主要缺学术带头人,这类人才培养需要很长的周期,目前挖人都没地方可以挖。”而骨干人才可以从相应的专科人才中培养,比如神经科医生可以培养成神经康复专家,基层康复治疗师则可以通过自身的教学体系来培养。

此外,中国人目前对康复意识薄弱,患者教育还未到位,加之康复见效慢,短期看不到明显成效也让人容易忽视康复的重要性。

徐青认为,康复理念的宣传和推广不仅仅涉及病患,还包括相应的医务人员。“康复的理念从开始治疗的时候就要渗透,目前很多人对于康复医疗的认知还停留在只有残疾人才需要康复治疗,其实心肺疾病、糖尿病、肿瘤等都需要相应的康复治疗。包括心理疾病也需要一定的康复治疗。”

从现有康复医院的定位上来看,不少都重点做神经康复、骨伤康复,各家医院差异化竞争优势并不明显。

而医疗半公益的性质与资本盈利的需求如何更好平衡,则是社会资本进入康复医疗不可忽视的问题。徐青表示,“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要盈利无可厚非,但是具体的医疗操作一定要规范。除了价格规范,更多的是治疗上要规范。”此外,徐青还建议各地区在设置康复医疗机构的时候要有一定的计划性,根据相应的人口数量来配置康复医疗机构、相应的医疗人才以及设备,以避免资源重复和浪费。